纽约客的记者John Cassidy评论了最近电动汽车股价大涨的情况,他认为,目前的情况与19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泡沫有着相似之处,参与电动汽车的公司,无论新旧,股票都在大涨,但是电动汽车的高利润却不太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马斯克最近抛售股票的行为,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泡沫。

 

1998年夏天,我打电话给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对美国股市的看法,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在后来被称为网络泡沫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萨缪尔森说:“我把泡沫定义为一种情况,即股票价格水平很高,股票价格增长率很高,因为人们相信市场会上涨,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此基础上,我不得不认为市场上至少有两年时间存在泡沫的因素,可能更久。”

 

我接着问萨缪尔森,这位于2009年去世的著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认为这个泡沫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回答说:“我们完全没有关于泡沫持续时间的理论,”并发出一阵轻笑,“任何能够持续‘n’段时期的东西,就可以继续坚持两倍长的时间。”

......

纽约客的记者John Cassidy评论了最近电动汽车股价大涨的情况,他认为,目前的情况与19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泡沫有着相似之处,参与电动汽车的公司,无论新旧,股票都在大涨,但是电动汽车的高利润却不太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马斯克最近抛售股票的行为,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泡沫。

 

1998年夏天,我打电话给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对美国股市的看法,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在后来被称为网络泡沫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萨缪尔森说:“我把泡沫定义为一种情况,即股票价格水平很高,股票价格增长率很高,因为人们相信市场会上涨,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此基础上,我不得不认为市场上至少有两年时间存在泡沫的因素,可能更久。”

 

我接着问萨缪尔森,这位于2009年去世的著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认为这个泡沫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回答说:“我们完全没有关于泡沫持续时间的理论,”并发出一阵轻笑,“任何能够持续‘n’段时期的东西,就可以继续坚持两倍长的时间。”

......

纽约客的记者John Cassidy评论了最近电动汽车股价大涨的情况,他认为,目前的情况与19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泡沫有着相似之处,参与电动汽车的公司,无论新旧,股票都在大涨,但是电动汽车的高利润却不太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马斯克最近抛售股票的行为,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泡沫。

 

1998年夏天,我打电话给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对美国股市的看法,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在后来被称为网络泡沫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萨缪尔森说:“我把泡沫定义为一种情况,即股票价格水平很高,股票价格增长率很高,因为人们相信市场会上涨,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此基础上,我不得不认为市场上至少有两年时间存在泡沫的因素,可能更久。”

 

我接着问萨缪尔森,这位于2009年去世的著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认为这个泡沫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回答说:“我们完全没有关于泡沫持续时间的理论,”并发出一阵轻笑,“任何能够持续‘n’段时期的东西,就可以继续坚持两倍长的时间。”

......

纽约客的记者John Cassidy评论了最近电动汽车股价大涨的情况,他认为,目前的情况与19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泡沫有着相似之处,参与电动汽车的公司,无论新旧,股票都在大涨,但是电动汽车的高利润却不太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马斯克最近抛售股票的行为,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泡沫。

 

1998年夏天,我打电话给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对美国股市的看法,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在后来被称为网络泡沫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萨缪尔森说:“我把泡沫定义为一种情况,即股票价格水平很高,股票价格增长率很高,因为人们相信市场会上涨,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此基础上,我不得不认为市场上至少有两年时间存在泡沫的因素,可能更久。”

 

我接着问萨缪尔森,这位于2009年去世的著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认为这个泡沫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回答说:“我们完全没有关于泡沫持续时间的理论,”并发出一阵轻笑,“任何能够持续‘n’段时期的东西,就可以继续坚持两倍长的时间。”

......
会员首页

互联网泡沫破灭的一幕会在电动车热潮上重现吗,马斯克卖股票也许很说明问题

纽约客的记者John Cassidy评论了最近电动汽车股价大涨的情况,他认为,目前的情况与1990年代末期的互联网泡沫有着相似之处,参与电动汽车的公司,无论新旧,股票都在大涨,但是电动汽车的高利润却不太可能一直维持下去。而马斯克最近抛售股票的行为,或许正是因为他看到了这些泡沫。   1998年夏天,我打电话给二十世纪美国经济学的领军人物保罗·萨缪尔森(美国首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问他对美国股市的看法,当时美国股市已经在后来被称为网络泡沫的情况下急剧上升。   萨缪尔森说:“我把泡沫定义为一种情况,即股票价格水平很高,股票价格增长率很高,因为人们相信市场会上涨,这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在此基础上,我不得不认为市场上至少有两年时间存在泡沫的因素,可能更久。”   我接着问萨缪尔森,这位于2009年去世的著名麻省理工学院教授,他认为这个泡沫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回答说:“我们完全没有关于泡沫持续时间的理论,”并发出一阵轻笑,“任何能够持续‘n’段时期的东西,就可以继续坚持两倍长的时间。”   历史记录显示,网络泡沫又持续了近两年时间。在此期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又上升了25%,纳斯达克指数翻了一番,许多科技股也暴涨。投资者被未来的利润,而不是实际的利润所迷惑,支持了数百家亏损的互联网和科技公司,这些公司通过首次公开募股发行股票。   一年后,当我完成一本关于泡沫的书时,这项指数已经下降了约三分之二,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已经倒闭。其他公司则在萧条中幸存下来,其中一些公司,包括亚马逊、eBay和E-Trade(网络股票交易公司),已经发展成为巨大的、高利润的企业。   历史在重演吗?   今天的市场中有一些明显的相似之处:对新技术的兴奋;个人投资者的交易激增;由于美联储的宽松,资金很便宜;被看好的股票出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变化;创纪录的IPO数量。   本月早些时候,Rivian Automotive,一家尚未报告任何收入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在纳斯达克发行股票,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IPO之一。周一中午,这家公司的估值接近1000亿美元,比福特、通用汽车或本田等年收入接近4000亿美元的公司还要高。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估值,但它只是赶上了到目前对电动汽车,或电动汽车股票的狂热的开始。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另一家没什么收入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Lucid,今年早些时候通过与一家空壳公司合并而上市,它的股价已经翻了一倍多。   当然,还有马斯克的特斯拉:电动汽车业务的祖师爷,早在2010年就举行了招股仪式。特斯拉现在拥有近1.2万亿美元的市值。这一数字超过了丰田、大众、通用汽车、福特、戴姆勒、宝马、斯泰兰蒂斯、本田、起亚和现代汽车的资本总额。   如果你认为这些数字有点疯狂,你是对的。但反映目前股市真正心态的线索是福特、通用汽车和其他老牌汽车公司的股票现状。   如果特斯拉、Rivian、Lucid和其他电动汽车初创公司将在未来几十年内主导全球汽车行业,那么合乎逻辑的推论是,传统的汽车制造商将走向废品堆。但是,仔细一看,福特和通用汽车的市场估值也一直在急剧上升。自今年年初以来,福特的股票已经翻了一番,而通用汽车的股票已经上涨了约50%。   为什么呢?华尔街日报早在3月份就报道说,投资者正在“涌入……将自己重塑为电动汽车生产商的老式汽车制造商。”   5月,福特发布了它最畅销的F-150皮卡的电动版。通用汽车正在开发它的雪佛兰Silverado皮卡的电动版。   这种新旧汽车股票的竞价,并不是“创造性破坏”(creative destruction,指创新的竞争破坏了现有经济型结构),这是经济学家熊彼特用来描述界定资本主义发展的创新和强制淘汰浪潮的术语。这是典型的泡沫行为,且往往伴随着大型技术创新,如19世纪20年代的无线电和19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的发展。   随着未来几年电动汽车的购买者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制造商将无法维持特斯拉目前享有的高额利润率,因为它有先发优势和高额的政府补贴。而激烈的竞争意味着,电动发动机(其制造成本将很快低于汽油发动机)所节省的成本,几乎肯定会被特斯拉的竞争对手转给汽车购买者。   在其股票招股说明书的“风险因素”部分,Rivian不得不承认其中的一些经济现实。招股书中明确表示,“汽车市场竞争激烈,我们可能无法在这一行业竞争中取得成功。”   当然,Rivian也可能成为即将到来的电动车大战的赢家之一。公司表示,它有超过五万辆皮卡的订单。但是,并不是每一家电动车制造商,无论是新的还是旧的,都能获得成功:汽车行业不是沃比贡湖(注:美国作者盖瑞森·凯勒为广播剧创作出的虚拟小镇,那里所有的儿童的智慧都高于平均水平。在心理学上沃比贡效应描述许多人容易高估自己能力的现象),但投资者表现得好像它是。   马斯克倒是一个表现得很理性的人。   2020年,他在推特上写道:“特斯拉的股价太高了,我觉得”,一句话使特斯拉的股票暂时陷入低迷。尽管有这条推文,但它的股票在随后的18个月里上涨了7倍多。由于他在特斯拉的所有权,马斯克的身价如今已接近三千亿美元。他和其他亿万富翁因避免为如此巨大的股票收益缴纳任何联邦税。而受到批评。   几周前,马斯克针对这些批评,又发布了一条推文:“最近有很多人说未实现的收益是避税的手段,所以我提议出售我的特斯拉股票的10%。你支持这样做吗?”   在350万投票者中的大多数回答“是”之后,马斯克开始出售他的一些特斯拉股票。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截至周五,他已经出售了大约820万股,并筹集了近90亿美元。   在华尔街,人们对马斯克所说的出售理由有很大的怀疑:即他想交税。一种说法是,他已经面临着巨大的税收打击,因为他正在行使过去授予他的一大块额外股票期权,当时特斯拉的股价要低得多。   我们无法确定马斯克为什么现在要兑现他的一部分特斯拉股票,但还有一个可能非常简单的解释不应该被忽视,因为这是明智之举。自2008年以来,他一直担任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对全球汽车行业及其带来的挑战有着丰富的第一手经验。据推测,他对特斯拉的真正价值也有很清楚的认识,而且根据他去年5月的推文,公司真正的估值与目前虚高的股价没有什么关系。   当然,特斯拉的股价总是有可能从现在开始涨得更高,在这种情况下,马斯克也有可能是亏了点钱。不过,最后还是要考虑的是历史的教训:最终,泡沫会破灭,而且破灭时并不会好看。个别股票、行业部门和整个市场的泡沫都是如此。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