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发表文章,分析了美国的通货膨胀的一些特点。文中认为,尽管世界各地都在经历通货膨胀,但美国的问题无疑更为严重,甚至可能是美国的大量消费导致了其他地区的通货膨胀。这或许是与美国政府的大型经济刺激政策有关,因此收紧货币政策仍然会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

 

在美国一些最直言不讳的左翼经济学家中,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明确无误的。每当其他国家报告高通胀数字时,他们就会抓住这一点,认为美国内部的价格上涨是全球趋势的一部分。

 

......
会员首页

美国的通货膨胀和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有多大关系?这篇都说清楚了

    经济学人发表文章,分析了美国的通货膨胀的一些特点。文中认为,尽管世界各地都在经历通货膨胀,但美国的问题无疑更为严重,甚至可能是美国的大量消费导致了其他地区的通货膨胀。这或许是与美国政府的大型经济刺激政策有关,因此收紧货币政策仍然会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   在美国一些最直言不讳的左翼经济学家中,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是明确无误的。每当其他国家报告高通胀数字时,他们就会抓住这一点,认为美国内部的价格上涨是全球趋势的一部分。   11月17日,智库经济和政策研究中心的迪安·贝克在推特上说:“我不想反驳拜登的复苏法案导致通货膨胀的说法,但英国的通货膨胀也大涨了,那里可没有大型刺激措施。”   几天前,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对欧洲和美国进行了类似的比较,他总结道:“政策不是美国现状的主因。”   如果这个论点是正确的,将具有非凡的经济和政治意义。在经济上,这意味着通货膨胀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在美国官员的掌控之中。他们可以采取措施帮助港口和公路更顺畅地流动,但最终他们和其他地方的同行一样,被疫情引起的全球供应链中断所牵制。   在这种观点下,中央银行家们应该对提高利率持谨慎态度,因为这对促进生产并没有任何作用,而生产是当今问题的关键所在。在政治上,这将使拜登总统免受批评,这些批评认为他今年早些时候推出的巨大支出计划导致了美国的价格困境。   这些经济学家是对的吗?   ​美国的通货膨胀,现在以三十年来最快的速度上升,究竟是全球的还是本土的?认为是前者的原因很简单,大多数富裕国家,从英国到澳大利亚,都面临着类似的压力,即使是以厌恶价格上涨而闻名的德国,通胀率也飙升至28年的高点。   一个共同点是供应链陷入困境,这使得从汽车到家具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稀缺和昂贵。另一个共同点是这场疫情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挥之不去。11月19日,欧洲中央银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说,服务价格上涨反映了餐馆等接触密集型工作场所的职位空缺。这一解释也同样适用于美国。简单地说,生活还没有恢复正常,而通货膨胀只是一个症状。   这种全球视角无疑是重要的。然而,这不足以解释,为何美国的通胀率比任何其他发达经济体都要高得多。   尽管10月份美国的消费价格比前一年上升了6.2%,比其他大的富裕经济体要快,但同比比较是有缺陷的,因为各国在疫情引起的经济放缓和恢复的时间上存在差异。最清晰的比较是看今天和24个月前的价格。在此基础上,美国的消费价格上涨了约7.5%,比G7富国集团中的其他地方高出两个多百分点(见图1)。   图一,数据来源:国会预算办公室;国际货币组织;美联储经济数据。经济学人整理。   这种情况至少有一部分是本土的,这是因为美国在整个疫情期间采取了异常有力的促进增长政策。这些政策始于特朗普自豪签署的经济刺激支票,并在拜登的美国救援计划中变得更加慷慨大方。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预测,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美国的财政赤字将平均占GDP的14%左右。与通货膨胀率一样,这比任何其他G7国家都要高。   美联储也因它超宽松的政策而脱颖而出,例如债券购买。在过去的两年里,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翻了一番。本月,美联储开始缩减债券购买量,但金融条件仍然非常宽松,实际利率(剔除通货膨胀后,投资者获得的利息回报的真实利率)已跌至负值。   显著的经济刺激程度有助于解释美国零售业的蓬勃发展。毫无疑问,这场疫情使消费从服务转向商品。然而,即使考虑到这种扭曲,美国的数据也依然令人瞠目结舌。在2021年第二季度,耐用品的支出比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大约高出三分之一,远远高于以前的趋势,并轻松超过了其他大型经济体的增长(见图2)。   图二,数据来源:经合组织。经济学人整理。   事实上,考虑到海上运输的情况,美国的旺盛需求很可能加剧了全球的短缺,并增加了其他地方的高通胀。2021年第二季度,美国的港口吞吐量比2019年高出14%。世界其他地区的情况则更为低迷:欧洲的吞吐量下降了1%。但是,由于运力被转移到跨太平洋贸易,世界各地的航运价格已经飙升。   永远不会太晚   认识到美国的通货膨胀部分源于刺激政策,并不意味着这些政策一定就是坏的。它们对美国经济反弹的活力和失业率的迅速下降起到了直接作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超大的刺激政策的弊端正变得越来越明显。通货膨胀已经侵蚀了低收入美国人工资大幅增长的实际价值。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并未在美国出现过的工资和物价螺旋上升的威胁,正笼罩着复苏。   如果超宽松的政策首先导致了通货膨胀,那么有理由相信,更严格的政策应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美联储正在逐步向这个方向发展。11月19日,美联储的两位理事理查德·克拉里达和克里斯托弗·沃勒在不同的活动中表示,央行12月的会议可能包括讨论是否更迅速地缩减其每月资产的购买规模。反过来,这将为2022年上半年的加息扫清道路,比许多经济学家预期的要早。   拜登则已经调整了他对通货膨胀的语气。就在最近的7月,他将价格的跳跃描述为暂时的,是疫情的副作用。在最近几周,他反而直言不讳地指出通货膨胀对美国人的伤害有多大,并宣称“扭转这一趋势是首要任务”。   总统能做些什么来降低价格?   他的一些行动与其说是实质性的,不如说是表演性的。11月17日,拜登要求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是否串通起来提高油价。过去的此类调查并没得到什么结果。11月9日,白宫宣布了一项扩大港口容量的“行动计划”,但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见效。拜登可以取消对中国产品的关税以帮助降低进口价格。然而,这可能会被解读为中国的胜利,在如今的美国政治上是站不住脚的。   ​然而,在一个方面,拜登已经做了正确的事情,即使只是默认。随着他的疫情刺激政策的到期,财政政策自然会变得更加收紧。智库哈钦斯中心计算出,这种紧缩政策可能使美国明年的增长率减少约两个百分点。   批评者认为,雄心勃勃的社会支出和气候计划,也是拜登的议程的基石(目前正在国会中艰难前行),会增加通货膨胀的压力。但这项投资将分散在十年中,每年加起来不到GDP的1%。这将只为增长提供适度的前期推动,对价格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我的里程碑式的立法在短期内是相对不重要的”,这话并不能成为响亮的政治口号。但在经历了18个月的政府大开支之后,这正是美国经济所需要的。…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