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的David Segal和 Ivan Nechepurenko报道了乌克兰企图吸引加密币行业的计划。乌克兰多年来为腐败和丑闻所困扰,但这种腐败也吸引了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币产业。

 

37岁的迈克尔·乔巴尼安在英国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也熟悉乌克兰的民俗传统,他认为乌克兰是一个法外边疆,他喜欢开着他的黑色法拉利612穿越乌克兰。他是Kuna的创始人,这是东欧第一批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他来说,他的祖国是一个适合经营企业的好地方,只要你有胆量驾驭这个充斥着腐败的系统。

 

他在俯瞰第聂伯河的办公室里解释说,其中最主要的好处是发达国家几百年来从未见识过的那种自由。

 

比如,谋杀都能脱罪。

......

纽约时报的David Segal和 Ivan Nechepurenko报道了乌克兰企图吸引加密币行业的计划。乌克兰多年来为腐败和丑闻所困扰,但这种腐败也吸引了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币产业。

 

37岁的迈克尔·乔巴尼安在英国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也熟悉乌克兰的民俗传统,他认为乌克兰是一个法外边疆,他喜欢开着他的黑色法拉利612穿越乌克兰。他是Kuna的创始人,这是东欧第一批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他来说,他的祖国是一个适合经营企业的好地方,只要你有胆量驾驭这个充斥着腐败的系统。

 

他在俯瞰第聂伯河的办公室里解释说,其中最主要的好处是发达国家几百年来从未见识过的那种自由。

 

比如,谋杀都能脱罪。

......

纽约时报的David Segal和 Ivan Nechepurenko报道了乌克兰企图吸引加密币行业的计划。乌克兰多年来为腐败和丑闻所困扰,但这种腐败也吸引了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币产业。

 

37岁的迈克尔·乔巴尼安在英国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也熟悉乌克兰的民俗传统,他认为乌克兰是一个法外边疆,他喜欢开着他的黑色法拉利612穿越乌克兰。他是Kuna的创始人,这是东欧第一批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他来说,他的祖国是一个适合经营企业的好地方,只要你有胆量驾驭这个充斥着腐败的系统。

 

他在俯瞰第聂伯河的办公室里解释说,其中最主要的好处是发达国家几百年来从未见识过的那种自由。

 

比如,谋杀都能脱罪。

......

纽约时报的David Segal和 Ivan Nechepurenko报道了乌克兰企图吸引加密币行业的计划。乌克兰多年来为腐败和丑闻所困扰,但这种腐败也吸引了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币产业。

 

37岁的迈克尔·乔巴尼安在英国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也熟悉乌克兰的民俗传统,他认为乌克兰是一个法外边疆,他喜欢开着他的黑色法拉利612穿越乌克兰。他是Kuna的创始人,这是东欧第一批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他来说,他的祖国是一个适合经营企业的好地方,只要你有胆量驾驭这个充斥着腐败的系统。

 

他在俯瞰第聂伯河的办公室里解释说,其中最主要的好处是发达国家几百年来从未见识过的那种自由。

 

比如,谋杀都能脱罪。

......
会员首页

腐败和纸醉金迷,这个欧洲大国能靠这些成为世界加密货币之都吗

纽约时报的David Segal和 Ivan Nechepurenko报道了乌克兰企图吸引加密币行业的计划。乌克兰多年来为腐败和丑闻所困扰,但这种腐败也吸引了处于灰色地带的加密币产业。   37岁的迈克尔·乔巴尼安在英国私立学校受过教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也熟悉乌克兰的民俗传统,他认为乌克兰是一个法外边疆,他喜欢开着他的黑色法拉利612穿越乌克兰。他是Kuna的创始人,这是东欧第一批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对他来说,他的祖国是一个适合经营企业的好地方,只要你有胆量驾驭这个充斥着腐败的系统。   他在俯瞰第聂伯河的办公室里解释说,其中最主要的好处是发达国家几百年来从未见识过的那种自由。   比如,谋杀都能脱罪。   他坐在一张豪华的皮革沙发上喝着茶,说道,“在这个国家,如果你有足够的钱,而且你关系够硬,你可以杀一个人,也不会进监狱,如果你没有关系,你就得付出更多的代价。”   多年来,这种百无禁忌的传统一直困扰着乌克兰,现在,政府希望在加密货币的协助下,将它埋葬。9月初,这里的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将比特币合法化并加以监管,这是雄心勃勃的运动第一步,目的是将国内繁荣的加密货币贸易纳入主流,并重塑整个国家的品牌。   两年前成立的数字转型部副部长亚历山大·博尔尼亚科夫(Alexander Bornyakov)说:“主要的想法是成为世界上加密货币公司的顶级管辖区之一。我们相信这是新经济,这是未来,我们相信这是能够促进我们经济的东西。”   他将这一宣传语提炼成了一支90秒的广告片,以苹果公司兜售小产品的方式兜售乌克兰。伴随着吵闹的电子音乐背景,可以看到面包师、高管、护士和各种公民交织的蒙太奇剪辑,他们在一种高科技的涅槃中过着满足的生活。   一位女解说员用英语说,“我们投资于初创企业,并为它们的成长创造适当的条件,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世界上最便利的国家,为人民和企业服务。”   博尔尼亚科夫通过巡演传递这一信息:乌克兰是寻求低税率、最少的文书工作和大量熟练工程师的企业家的最终目的地,其中包括夏季的硅谷之旅,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会见了苹果公司库克以及斯坦福大学的学生。   很多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对加密货币深表怀疑,谴责其是洗钱者、恐怖分子、黑帮分子和勒索软件犯罪者的首选货币。但事实上,现在正在进行一场国际间的加密货币达人大赛,吸引各国争相参与。随着企业家们涌入这个领域,一些政府已经开始算计了。   如果投资者要向这些公司注入资金,那么就应该吸引这些公司迁址。而最近,投资者们一直在疯狂地注入资金。根据追踪区块链行业的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所有区块链相关技术:包括加密货币、游戏、基础设施、NFT在内的资金在今年上半年飙升至70亿美元。   因此,波兰正在提供税收减免和财政支持,以吸引科技专业人士,甚至去乌克兰挖人。立陶宛、爱沙尼亚、马耳他、墨西哥、泰国和越南也都在竞争。   对于乌克兰来说,重点不仅仅是新的就业机会和增加的税收。几十年来,乌克兰一直受到金融丑闻的影响,并受到寡头内讧的冲击,如今它是欧洲第二穷的国家。通过大力发展以数字为主导的金融体系和文化,比如推出在线护照,乌克兰领导人希望进行大规模的经济重启,改写自1991年独立以来一直笼罩乌克兰的长期混乱和腐败。   问题是,这里的许多科技企业家说他们喜欢这个系统的现状,尤其喜欢它的缺陷。这就和乌克兰的重塑计划中的核心相悖了,这个国家正在向一群喜爱黑暗和非法边缘地带的高管推销阳光和合法性。   乌克兰已经吸引了一些美国和英国人从事加密货币行业,他们不是因为对法治的坚持而来。相反,他们痴迷于经济实惠的餐馆,以及脱轨的狂欢。更妙的是,政府对他们所做的事情或他们的收入来源都一无所知。   乔巴尼安有一种奇怪的公民自豪感,他说:“根本没有规则……好吧,还是有规则的,但你可以打破它们,这是绝对的无政府状态与可能性之间的完美平衡。”   超级明星   乌克兰人是世界上最狂热的加密货币用户之一,在数据公司Chainalysis编制的全球加密货币采用指数中排名第四。现在每年大约有价值8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进出这个国家,每天的加密货币交易量约为1.5亿美元,超过法定货币的银行间交易量。   这并不是因为加密货币太热,而是因为缺乏更好的选择。乌克兰的银行是如此僵化,甚至从另一个国家发送或接收少量的钱,都需要一整套令人厌烦的文书工作。   同样糟糕的是,通货膨胀已经蚕食了国家货币格里夫纳(hryvnia)。乌克兰并没有什么股票市场,而外国的股票市场基本上是遥不可及的。对于那些想让自己的储蓄升值的人来说,就剩下房地产和加密货币了。但后者往往充满了惊人的波动;比特币在今年4月至7月期间失去了一半的价值,然后又在10月收回损失并创下历史新高。但至少流动性比公寓更强,而且与法定货币系统相比,摩擦成本很少(交易的成本与约束较少)。   乔巴尼安说:“银行在帮助创造客户对我提供的服务的需求,他们做得非常好。”   Kuna现在每天处理约300万美元的交易,与币安这样的大公司相比,这只是一个小数目,但足以使这家公司被列在最近的福布斯的乌克兰最有价值的公司名单上。这家公司花了数年时间才达到这一流行水平。乔巴尼安说,他第一次出售加密货币时,感觉就像毒品交易。   那是2014年3月,他推出了Kuna,以一种很久以前被用作货币的动物皮命名(在克罗地亚语中,Kuna的意思是貂)。当时,这只是一家三人公司,只是一个有电话号码和会公布汇率的网站而已。乔巴尼安用大约50个比特币作为Kuna的赌注,这些比特币是他在2011年研究银行业和支付业后获得的,他由此得出结论认为加密货币可以改变世界。   一位客户打电话来,想要价值约100美元的比特币。两人在基辅市中心的街道上见面。那个人交出了现金;乔巴尼安通过他的手机汇出了比特币。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