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a Wong在《外交》发表文章,介绍了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这本书描述了上世纪60-80年代,分别代表大政府主义和自由市场主义的两个著名学者的交锋,以及最终大政府主义黯然衰退、自由主义崛起的过程,作者指出,这种成败并非是个人因素导致,而是深刻的政治变化在经济上的影射,就像现在,新冠疫情将美国许多潜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自由主义的缺陷和弊端,也许,美国曾经的大政府主义又将取代自由主义,再次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并迅速颠覆了政府和经济之间的关系。通过新政,华盛顿采取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创造了新的产业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些成就将无数美国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并最终推动了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繁荣。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两党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认为小政府和低税收才是经济繁荣的关键。

 

1941年,罗斯福宣称,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政府有责任带领人民实现这一目标,但到了1996年,克林顿总统承诺,“大政府的时代已经结束”。

......

 Felicia Wong在《外交》发表文章,介绍了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这本书描述了上世纪60-80年代,分别代表大政府主义和自由市场主义的两个著名学者的交锋,以及最终大政府主义黯然衰退、自由主义崛起的过程,作者指出,这种成败并非是个人因素导致,而是深刻的政治变化在经济上的影射,就像现在,新冠疫情将美国许多潜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自由主义的缺陷和弊端,也许,美国曾经的大政府主义又将取代自由主义,再次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并迅速颠覆了政府和经济之间的关系。通过新政,华盛顿采取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创造了新的产业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些成就将无数美国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并最终推动了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繁荣。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两党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认为小政府和低税收才是经济繁荣的关键。

 

1941年,罗斯福宣称,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政府有责任带领人民实现这一目标,但到了1996年,克林顿总统承诺,“大政府的时代已经结束”。

......

 Felicia Wong在《外交》发表文章,介绍了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这本书描述了上世纪60-80年代,分别代表大政府主义和自由市场主义的两个著名学者的交锋,以及最终大政府主义黯然衰退、自由主义崛起的过程,作者指出,这种成败并非是个人因素导致,而是深刻的政治变化在经济上的影射,就像现在,新冠疫情将美国许多潜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自由主义的缺陷和弊端,也许,美国曾经的大政府主义又将取代自由主义,再次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并迅速颠覆了政府和经济之间的关系。通过新政,华盛顿采取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创造了新的产业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些成就将无数美国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并最终推动了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繁荣。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两党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认为小政府和低税收才是经济繁荣的关键。

 

1941年,罗斯福宣称,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政府有责任带领人民实现这一目标,但到了1996年,克林顿总统承诺,“大政府的时代已经结束”。

......

 Felicia Wong在《外交》发表文章,介绍了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这本书描述了上世纪60-80年代,分别代表大政府主义和自由市场主义的两个著名学者的交锋,以及最终大政府主义黯然衰退、自由主义崛起的过程,作者指出,这种成败并非是个人因素导致,而是深刻的政治变化在经济上的影射,就像现在,新冠疫情将美国许多潜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自由主义的缺陷和弊端,也许,美国曾经的大政府主义又将取代自由主义,再次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并迅速颠覆了政府和经济之间的关系。通过新政,华盛顿采取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创造了新的产业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些成就将无数美国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并最终推动了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繁荣。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两党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认为小政府和低税收才是经济繁荣的关键。

 

1941年,罗斯福宣称,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政府有责任带领人民实现这一目标,但到了1996年,克林顿总统承诺,“大政府的时代已经结束”。

......
会员首页

经济学之战:美国的大政府时代又要回来了?

 Felicia Wong在《外交》发表文章,介绍了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这本书描述了上世纪60-80年代,分别代表大政府主义和自由市场主义的两个著名学者的交锋,以及最终大政府主义黯然衰退、自由主义崛起的过程,作者指出,这种成败并非是个人因素导致,而是深刻的政治变化在经济上的影射,就像现在,新冠疫情将美国许多潜在的问题暴露了出来,特别是自由主义的缺陷和弊端,也许,美国曾经的大政府主义又将取代自由主义,再次成为经济的主导力量。 ​​ 罗斯福总统在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上任,并迅速颠覆了政府和经济之间的关系。通过新政,华盛顿采取了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创造了新的产业和数以百万计的就业机会。   这些成就将无数美国人从贫困中解救出来,并最终推动了战后令人瞩目的经济繁荣。然而,到了20世纪80年代,两党达成了一种新的共识,认为小政府和低税收才是经济繁荣的关键。   1941年,罗斯福宣称,每个美国人都应该有“免于匮乏的自由”,政府有责任带领人民实现这一目标,但到了1996年,克林顿总统承诺,“大政府的时代已经结束”。   是什么改变了?   尼古拉斯·瓦普肖特的新书《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自由市场之战》讲述了这个故事:20世纪80年代自由市场主义战胜了世纪中期的福利国家,这是两位经济界巨人——保罗·萨缪尔森和密尔顿·弗里德曼之间的斗争。   萨缪尔森是凯恩斯主义者(主张国家应采用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透过增加总需求来促进经济增长),因新古典综合学派而闻名,这个学派主张政府对经济进行一定的干预。   相比之下,弗里德曼曾经是一个罗斯福新政的支持者,但到了20世纪50年代,他已经成为当时最富战斗力和激情的经济自由主义者。   在全球疫情的大环境下,我们可以从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的传奇故事中学到很多东西。   今天,正如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一样,前一个时代的成功模式正在褪去它的光环,弗里德曼和其他人所想象并创造的小政府、低税率经济终于从权力中滑落。   不仅美国公众在质疑旧有的信念(即自由市场和小规模政府是最好的),来自不同政治光谱的专家也越来越多地承认,这些假设被证明是错误的。   新冠疫情使经济数据长期以来已经浮出水面的事情变得更加鲜明:自由放任的制度,产生了日益严重的不平等,而不是共同繁荣。在这些根深蒂固的信念受到攻击的情况下,领导人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来设计一个更公平的经济。 ​ 两位经济学者的交锋   瓦普肖特的书从1960年代中期开始写起,当时《新闻周刊》的编辑奥斯本·埃利奥特正在寻找新的专栏作家,试图超越呆板的竞争对手——亨利·卢斯的《时代》杂志。埃利奥特认为,声誉良好的经济学家对当天的新闻进行评论,也许能够吸引年轻读者。   埃利奥特很幸运找到了萨缪尔森,萨缪尔森是那个时代最伟大的理论经济学家,他也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经济学教科书的作者,这本书的名字很简单,就叫《经济学》,于1948年首次出版。   萨缪尔森在32岁时被任命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正式教授,他既不想为了写文章而头痛,也不需要写专栏带来的收入,但他被接触《新闻周刊》1400万每周读者的想法打动了。   埃利奥特还争取与弗里德曼签约,他是芝加哥大学的保守自由主义者,是主导美国上世纪中期经济思想的凯恩斯主义的局外人。弗里德曼最初拒绝了埃利奥特,说他太忙了,但弗里德曼的妻子罗丝推动他接受这个合同。   罗丝在1976年为《东方经济学家》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解释政治自由和市场经济自由之间的关系的任务,还没有很好地完成。”   瓦普肖特的故事可以从罗丝·弗里德曼那里获得更多的细节,她本身也是一位杰出的经济学家,是密尔顿·弗里德曼许多作品的合著者,她将一本演讲集变成了她丈夫最具影响力的通俗读物《资本主义与自由》。   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于1966年加入《新闻周刊》,并为杂志撰稿至20世纪80年代初,在他们的任期内,两位思想家都追踪了当时的核心经济辩论,包括适当的税收水平和美联储的作用。   然而,正如瓦普肖特所记录的那样,两人在经济理论的核心要素上存在根本分歧,特别是在市场体系能否在没有外部干预的情况下进行自我调节的问题上。   弗里德曼认为,他那个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版本,不受几乎所有形式的政府干预,是经济和政治自由的同义词。相比之下,萨缪尔森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坚持认为“没有政府就没有解决方案”。   《萨缪尔森-弗里德曼》赞同思想史上的伟人理论(此处人专指男性),在瓦普肖特的叙述中,这两位经济学家几乎代表了凯恩斯主义和自由货币主义之间的全部争论,前者是政府通过财政政策积极管理经济的代名词,后者则由中央银行和货币供应占据中心舞台。   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所属的整个知识网络被忽视了,这是对理论基础的遗漏。例如,弗里德曼与弗里德里希·哈耶克、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卡尔·波普尔等人都是蒙特佩兰协会的创始人(这个有影响力的团体最初发展并宣传了新自由主义的理念)。   这样的网络为成员提供了重要的知识、社会和政治支持,帮助他们的思想获得认可和合法性。瓦普肖特对选定的学术机构,如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和弗吉尼亚大学的力量给予了更多关注,这些机构教育了几代学生,包括凯恩斯主义者和新自由主义者。但与萨缪尔森和弗里德曼本人相比,这些机构仍然处于次要地位。 ​ 更大的问题是,瓦普肖特没有让读者感受到时代的气息。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是动荡的:越南战争、性革命和民权运动颠覆了美国原有的社会、种族和经济秩序。虽然这些变化往往是解放性的,但随之而来的混乱导致许多美国中产阶级的白人,不论是阳光地带的郊区家庭主妇,还是南方的商业领袖,都拒绝萨缪尔森的联邦政府干预的愿景,转而支持弗里德曼的简单而有序的自由企业制度。   1964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巴里·戈德华特在反共产主义、经济保守的平台上竞选,反对福利国家和1964年的《民权法案》,当时社会的焦虑,很大程度上在他的主张中显露了出来。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