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杂志报道了号称“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的发家史。这位传奇人物是客家人,在南非成长行医,移民加拿大后又去往美国发展。他身家80亿美元,旗下业务涵盖医药、媒体、云计算甚至影视特效;他发明新药,但又官司缠身;现在,他正在忙着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自己研发新冠疫苗。看完之后,感觉他一个人过了十个的人生,文章很长,但是可读性极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执掌克莱斯勒和福特的著名高管李·艾柯卡(美国汽车业传奇人物)参观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外科医生黄馨祥在洛杉矶的实验室。艾柯卡的第一任妻子几年前死于1型糖尿病,他在寻找治疗方法。

 

当时,30多岁的黄馨祥专门从事胰脏移植,这是一种专为严重糖尿病患者准备的高风险治疗方法。他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曾在器官移植先驱的指导下接受培训。但他对这种手术越来越不满意:胰脏移植有很高的器官排斥风险,他觉得不值得冒这种风险。他想要关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胰脏移植项目,并着手进行新的研究。他不想更换整个胰脏,而是只换掉内部生产胰岛素的胰岛细胞。

 

黄馨祥在西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和三名员工一起开始从猪和人类尸体上寻找胰岛细胞。“实验室很简陋,”艾柯卡的女儿凯特说。

......

纽约客杂志报道了号称“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的发家史。这位传奇人物是客家人,在南非成长行医,移民加拿大后又去往美国发展。他身家80亿美元,旗下业务涵盖医药、媒体、云计算甚至影视特效;他发明新药,但又官司缠身;现在,他正在忙着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自己研发新冠疫苗。看完之后,感觉他一个人过了十个的人生,文章很长,但是可读性极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执掌克莱斯勒和福特的著名高管李·艾柯卡(美国汽车业传奇人物)参观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外科医生黄馨祥在洛杉矶的实验室。艾柯卡的第一任妻子几年前死于1型糖尿病,他在寻找治疗方法。

 

当时,30多岁的黄馨祥专门从事胰脏移植,这是一种专为严重糖尿病患者准备的高风险治疗方法。他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曾在器官移植先驱的指导下接受培训。但他对这种手术越来越不满意:胰脏移植有很高的器官排斥风险,他觉得不值得冒这种风险。他想要关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胰脏移植项目,并着手进行新的研究。他不想更换整个胰脏,而是只换掉内部生产胰岛素的胰岛细胞。

 

黄馨祥在西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和三名员工一起开始从猪和人类尸体上寻找胰岛细胞。“实验室很简陋,”艾柯卡的女儿凯特说。

......

纽约客杂志报道了号称“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的发家史。这位传奇人物是客家人,在南非成长行医,移民加拿大后又去往美国发展。他身家80亿美元,旗下业务涵盖医药、媒体、云计算甚至影视特效;他发明新药,但又官司缠身;现在,他正在忙着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自己研发新冠疫苗。看完之后,感觉他一个人过了十个的人生,文章很长,但是可读性极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执掌克莱斯勒和福特的著名高管李·艾柯卡(美国汽车业传奇人物)参观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外科医生黄馨祥在洛杉矶的实验室。艾柯卡的第一任妻子几年前死于1型糖尿病,他在寻找治疗方法。

 

当时,30多岁的黄馨祥专门从事胰脏移植,这是一种专为严重糖尿病患者准备的高风险治疗方法。他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曾在器官移植先驱的指导下接受培训。但他对这种手术越来越不满意:胰脏移植有很高的器官排斥风险,他觉得不值得冒这种风险。他想要关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胰脏移植项目,并着手进行新的研究。他不想更换整个胰脏,而是只换掉内部生产胰岛素的胰岛细胞。

 

黄馨祥在西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和三名员工一起开始从猪和人类尸体上寻找胰岛细胞。“实验室很简陋,”艾柯卡的女儿凯特说。

......

纽约客杂志报道了号称“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的发家史。这位传奇人物是客家人,在南非成长行医,移民加拿大后又去往美国发展。他身家80亿美元,旗下业务涵盖医药、媒体、云计算甚至影视特效;他发明新药,但又官司缠身;现在,他正在忙着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自己研发新冠疫苗。看完之后,感觉他一个人过了十个的人生,文章很长,但是可读性极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执掌克莱斯勒和福特的著名高管李·艾柯卡(美国汽车业传奇人物)参观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外科医生黄馨祥在洛杉矶的实验室。艾柯卡的第一任妻子几年前死于1型糖尿病,他在寻找治疗方法。

 

当时,30多岁的黄馨祥专门从事胰脏移植,这是一种专为严重糖尿病患者准备的高风险治疗方法。他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曾在器官移植先驱的指导下接受培训。但他对这种手术越来越不满意:胰脏移植有很高的器官排斥风险,他觉得不值得冒这种风险。他想要关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胰脏移植项目,并着手进行新的研究。他不想更换整个胰脏,而是只换掉内部生产胰岛素的胰岛细胞。

 

黄馨祥在西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和三名员工一起开始从猪和人类尸体上寻找胰岛细胞。“实验室很简陋,”艾柯卡的女儿凯特说。

......
会员首页

“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到底是如何发家致富的?

纽约客杂志报道了号称“全世界最有钱的医生”黄馨祥(Patrick Soon-Shiong )的发家史。这位传奇人物是客家人,在南非成长行医,移民加拿大后又去往美国发展。他身家80亿美元,旗下业务涵盖医药、媒体、云计算甚至影视特效;他发明新药,但又官司缠身;现在,他正在忙着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自己研发新冠疫苗。看完之后,感觉他一个人过了十个的人生,文章很长,但是可读性极强。   20世纪80年代中期,曾执掌克莱斯勒和福特的著名高管李·艾柯卡(美国汽车业传奇人物)参观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外科医生黄馨祥在洛杉矶的实验室。艾柯卡的第一任妻子几年前死于1型糖尿病,他在寻找治疗方法。   当时,30多岁的黄馨祥专门从事胰脏移植,这是一种专为严重糖尿病患者准备的高风险治疗方法。他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曾在器官移植先驱的指导下接受培训。但他对这种手术越来越不满意:胰脏移植有很高的器官排斥风险,他觉得不值得冒这种风险。他想要关闭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胰脏移植项目,并着手进行新的研究。他不想更换整个胰脏,而是只换掉内部生产胰岛素的胰岛细胞。   黄馨祥在西洛杉矶的退伍军人事务医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和三名员工一起开始从猪和人类尸体上寻找胰岛细胞。“实验室很简陋,”艾柯卡的女儿凯特说。   她和父亲参观了许多这样的研究机构;她感觉到,黄馨祥是个特立独行的人。   这给她和父亲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亨茨说:“他真是太棒了”。黄馨祥非常有魅力,身材匀称,戴着无框眼镜,留着长而蓬松的头发。他祖上是中国人,出生在南非,说话带有柔和的南非英语口音。他可以一连数小时谈论医学和人体,然后转向历史、商业或文学。   黄馨祥的妻子米歇尔·陈是一名演员,曾在加拿大电视节目中饰演一名海洋生物学家;这对夫妇住在布伦特伍德的一幢朴素的平房里。亨茨说:“他们的房子太可爱了。你可以感觉到他们有所有这些小创意,但又不过分。”   在这些对房子的改动中,包括他们家的门框被切割成了两人侧影的轮廓。   艾柯卡同意资助黄馨祥的研究,并鼓励他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商业化。黄馨祥却犹豫了。亨茨说:“他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感到非常兴奋,但比较低调。他很谦虚。”   艾柯卡说服了他。   黄馨祥今年夏天说:“我把李·艾柯卡带到我在退伍军人医院的小实验室,他让我坐下对我说,‘帕特里克(黄馨祥的英文名),你在学术界永远活不下去。但我从来没有想过经商。我想当外科主任。”   80亿美元的商业帝国   如今,69岁的黄馨祥身价至少80亿美元。他被称为洛杉矶最富有的人,也是世界上最有钱的医生之一。他已经让四家公司上市,并运营着一个拥有1000名员工和6个最先进实验室的医学研究项目。他正在寻找治疗癌症的方法,并开发自己的新冠疫苗。   他拥有洛杉矶湖人队的部分股权,并在2018年买下了《洛杉矶时报》。那座平房现在是他的客房;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已经买下了12块相邻的土地,并建造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地下篮球场,按照NBA的规格建造。篮球场由自然光照明,这是基于一种黄馨祥拥有三项专利的设计。他在那里举办临时比赛,之前科比有时也来打球。   黄馨祥喜欢把自己成为亿万富翁的经历形容为意外得来。   “我希望人们记住我,主要是因为我是一名医生兼科学家”,他说。他的举止文雅,也许还有点像父辈;和他交谈时,你会觉得他比你懂得多。他是耐心和善良的,从无压迫感,而是认真倾听。   但是,在90年代中期,在资助了他的研究之后,亨茨说,艾柯卡开始担心了。黄馨祥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关系似乎很紧张,艾柯卡夫妇也没有得到多少有关他们资金的信息。最终,艾柯卡退出了。   那时,黄馨祥已经辞去了全职教员的职务。亨茨说:“至少可以说,我们的退出有点奇怪,我们当时并不是很清楚事情的发展情况。”   在现代医学界,很少有人黄馨祥那样引发如此多的争议。亨茨说:“他非常热情,有时可能会夸大其词,他本可以稍微修饰一下的。”   他的糖尿病治疗结果令人失望,其中一个病例以悲剧收场。在进行这种治疗的同时,他也开始研究化疗。   他财富的核心是一种癌症治疗方法,它的费用是另一种治疗某些相同病症的非专利药物的100多倍。黄馨祥多次被指控财务虚假陈述、内线交易、价格欺诈和诈骗。他曾被前投资者和商业伙伴起诉;他曾被其他医生起诉;他被自己的哥哥起诉过两次,他还被雪儿起诉了(注:奥斯卡影后)。   然而,近年来,黄馨祥已成为洛杉矶最杰出的公民领袖之一。他为《洛杉矶时报》及其姊妹报纸《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支付了5亿美元,这一收购价是杰夫·贝佐斯收购《华盛顿邮报》价格的两倍,而后者的订阅人数是前两者的三倍。   为了把《洛杉矶时报》打造成一个多媒体平台,黄馨祥任命了曾负责时代集团编辑业务的诺曼·珀尔斯汀担任执行主编。珀尔斯汀说:“他几乎没有进行尽职调查,因为他认为这肯定比治疗癌症更容易。我不确定他是否还相信这一点。”   多年来,《洛杉矶时报》的新闻编辑部一直在萎缩,黄馨祥停止了裁员,并在基础设施和员工方面投资了1亿多美元。他投资了视频内容、播客和公司的移动业务。他把办公室从洛杉矶市中心搬到了郊区埃尔塞贡多。他的妻子接手了这个空间的设计,其中包括一个巨大的测试厨房,旨在支持公司扩大的食品报道。   然后疫情来了。珀尔斯汀说:“2020年3月前,我们每周会说几次话,有时一天会说几次。但从那时起,我们的交流就少多了。”   珀尔斯汀在年底就离开了,新办公室还没有完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测试厨房“完成了90%”。接替珀尔斯汀在《洛杉矶时报》工作的凯文·梅里达今年6月开始工作,但直到9月才见到黄馨祥本人。黄说,记者们已经一年多没有进入时报大楼了。   他对新冠肺炎的态度是我见过的最认真的。他很少离开他的住所,并且拒绝与我见面。自2020年3月以来,他的公关代表就没和他共处过一室。我问梅里达,他多久和黄馨祥说一次话。“我们没有具体时间表,”他说。…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