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n Bremmer在《外交》发表文章,指出科技巨头们已经不再是各国政治的棋子或筹码,相反,他们已经成为地缘政治行动者本身,作者分析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不一样的方向对政治、经济以及个人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月6日,暴乱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美国一些最强大的机构立即行动起来,惩罚这次失败叛乱的领导人。

 

但这些机构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些。

 

Facebook和推特暂停了特朗普的账户,因为他在帖子中赞扬了暴动者。亚马逊、苹果和谷歌通过阻止Parler进入网络托管服务和应用程序商店,有效地驱逐了特朗普支持者用来鼓励和协调攻击的推特替代品。

......

Ian Bremmer在《外交》发表文章,指出科技巨头们已经不再是各国政治的棋子或筹码,相反,他们已经成为地缘政治行动者本身,作者分析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不一样的方向对政治、经济以及个人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月6日,暴乱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美国一些最强大的机构立即行动起来,惩罚这次失败叛乱的领导人。

 

但这些机构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些。

 

Facebook和推特暂停了特朗普的账户,因为他在帖子中赞扬了暴动者。亚马逊、苹果和谷歌通过阻止Parler进入网络托管服务和应用程序商店,有效地驱逐了特朗普支持者用来鼓励和协调攻击的推特替代品。

......

Ian Bremmer在《外交》发表文章,指出科技巨头们已经不再是各国政治的棋子或筹码,相反,他们已经成为地缘政治行动者本身,作者分析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不一样的方向对政治、经济以及个人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月6日,暴乱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美国一些最强大的机构立即行动起来,惩罚这次失败叛乱的领导人。

 

但这些机构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些。

 

Facebook和推特暂停了特朗普的账户,因为他在帖子中赞扬了暴动者。亚马逊、苹果和谷歌通过阻止Parler进入网络托管服务和应用程序商店,有效地驱逐了特朗普支持者用来鼓励和协调攻击的推特替代品。

......

Ian Bremmer在《外交》发表文章,指出科技巨头们已经不再是各国政治的棋子或筹码,相反,他们已经成为地缘政治行动者本身,作者分析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不一样的方向对政治、经济以及个人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月6日,暴乱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美国一些最强大的机构立即行动起来,惩罚这次失败叛乱的领导人。

 

但这些机构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些。

 

Facebook和推特暂停了特朗普的账户,因为他在帖子中赞扬了暴动者。亚马逊、苹果和谷歌通过阻止Parler进入网络托管服务和应用程序商店,有效地驱逐了特朗普支持者用来鼓励和协调攻击的推特替代品。

......
会员首页

深度:当科技巨头们的权力超越各国政府,世界将会发生什么?

Ian Bremmer在《外交》发表文章,指出科技巨头们已经不再是各国政治的棋子或筹码,相反,他们已经成为地缘政治行动者本身,作者分析了这些大型科技公司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不一样的方向对政治、经济以及个人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月6日,暴乱者冲进美国国会大厦后,美国一些最强大的机构立即行动起来,惩罚这次失败叛乱的领导人。   但这些机构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些。   Facebook和推特暂停了特朗普的账户,因为他在帖子中赞扬了暴动者。亚马逊、苹果和谷歌通过阻止Parler进入网络托管服务和应用程序商店,有效地驱逐了特朗普支持者用来鼓励和协调攻击的推特替代品。   注:Parler是美国一家另类科技社交网络服务与微博客,主要用户群包括特朗普支持者、保守派、阴谋论者、右翼及极右分子。尽管Parler本身并不是一个极端主义平台,但平台上的帖子经常包含色情、极右内容、反犹太主义和匿名者Q等阴谋论。   PayPal和Stripe等主要金融服务应用程序,停止处理特朗普竞选活动的捐赠,以及特朗普支持者前往华盛顿特区旅行费用的付款。   这些技术公司的反应速度与美国管理机构的软弱形成鲜明对比。国会仍然没有就特朗普在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行谴责。在共和党人的反对下,国会试图建立一个两党共同参与、类似于911事件委员会的努力失败了。执法机构逮捕了个别几个暴乱者,但在许多情况下,还是靠着通过这些人在社交媒体上留下的线索来追踪到他们的。   近400年来,国家一直是全球事务的主要参与者。随着几家大型科技公司在地缘政治影响力方面与各国竞争,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改变。   1月6日暴乱的后续措施就是最新的证据,证明亚马逊、苹果、Facebook、谷歌和推特不再仅仅是大公司,它们已经控制了社会、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各个方面,而这些方面长期以来是国家的专属领域。中国的科技公司也是如此,如阿里巴巴、字节跳动和腾讯。   非国家行为者正在越来越多地塑造地缘政治,而技术公司则处于领先地位。尽管欧洲想参与其中,但欧洲公司的规模和地缘政治影响力还不足以与中美两国的同行竞争。   然而,大多数关于中美技术竞争的分析,都停留在中央集权的模式上,这些分析将技术公司描述为敌对国家冲突中的步兵。然而,科技公司并不仅仅是政府手中的工具。例如,他们在国会大厦叛乱后立即采取的行动,没有一个是在政府或执法部门的要求下进行的,这些都是营利性公司对其控制的代码、服务器和法规行使权力而做出的私人决定。   这些公司正日益塑造政府运作的全球环境,它们对推动下一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和服务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决定了国家如何部署经济和军事力量、塑造未来的工作,并重新定义社会契约。   现在是时候把技巨头想象成国家了,这些公司在一个迅速扩大的领域,即数字空间,行使主权,这个领域已经超出了监管机构的范围,它们为地缘政治竞争带来了资源,但它们的行动能力受到了限制,它们保持着对外关系,并对包括股东、雇员、用户和广告商在内的选民负责。   政治学家依靠一系列术语对政府进行分类:有“民主国家”、“专制国家”和结合了前两者要素的“混合政权”。但他们没有用这样的工具来理解大科技。现在是他们使用这些工具的时候了,因为并非所有的科技公司都以同样的方式运作。   尽管科技公司和国家一样,拒绝整齐划一的分类,但有三种基本形式,推动着它们的地缘政治姿态和世界观:即全球主义、民族主义和技术乌托邦主义。   注:技术乌托邦主义是一种意识星戴,认为科学技术的进步能够并且应该带来乌托邦,或至少有助于实现乌托邦理想的意识形态。因此,技术乌托邦是一种理想的社会,其中的法律、政府和社会条件完全是为了所有公民的利益而制定的。   这些分类阐明了科技巨头们在努力塑造全球事务时所面临的选择。   我们未来会生活在一个怎么样的世界里?互联网越来越分散,技术公司为其所在国家的利益和目标服务?或者,大科技公司会果断地从政府手中夺取数字空间的控制权,使自己摆脱国家边界,成为真正的全球力量?又或者,国家主导的时代最终结束,一个技术精英取而代之,他们将负责提供曾经由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   分析师、政策制定者和公众,最好了解一下这些新的地缘政治行为者,明白它们如何行使权力并相互竞争的前景,因为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将决定21世纪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   科技巨头们正在关注你   要了解科技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地缘政治影响力之争将如何进行,重要的是要掌握这些公司权力的性质。它们所掌握的工具在全球事务中是独一无二的,这就是为什么各国政府都如此难以控制它们。   尽管这不是私营企业第一次在地缘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东印度公司和石油巨头也曾有过类似的地位。但是,早期的巨头永远无法与今天的技术公司在全球的普遍存在相提并论。在政治掮客烟雾缭绕的房间里行使权力是一回事,直接影响全球数十亿人的生计、关系、安全,甚至思维模式则是另一回事。   当今最大的技术公司有两个关键优势,使它们开辟出了独立的地缘政治影响力。   首先,它们并不完全在物理空间内运作或行使权力,它们在地缘政治中创造了一个新的维度,即数字空间,它们在这个空间行使主要的影响力。人们越来越多地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生活,而政府并没有也不可能完全控制这片土地。   这一事实的影响几乎涉及到公民、经济和私人生活的所有方面。在今天的许多民主国家,政治家们在Facebook和推特上获得追随者的能力,为他们赢得了所需的资金和政治支持。   这就是为什么科技公司在国会山暴动后对特朗普的抨击行动如此有力,对于新一代的企业家来说,亚马逊的市场和网络托管服务、苹果的应用商店、Facebook的广告定位工具和谷歌的搜索引擎,已经成为开展成功业务不可或缺的工具。科技巨头们甚至正在改变人们的关系,在他们的私人生活中,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算法取得联系。   科技公司不仅对公民在数字平台上的行为方式行使了某种形式的主权,它们还塑造行为和互动。Facebook的红色小通知向你的大脑输送多巴胺,谷歌的人工智能(AI)算法在你打字时帮你完成句子,而亚马逊选择哪些产品出现在你的搜索屏幕顶部,从而影响你的购买。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