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的Isaac Chotiner对杨安泽进行了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杨安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过去参选总统和纽约市市长时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变化,并阐述了他的新党派前进党的理念和追求目标。

 

杨安泽,这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硅谷企业家,在2020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2020年2月退出总统竞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纽约市市长一职,并在民主党初选民调中短暂领先,最终输给了艾瑞克·亚当斯。

 

这个月,杨安泽宣布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与此同时,他宣布将成立前进党(Forward Party),他希望这将打破主导美国政治的“双头垄断”。

 

《前进》一书既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记录,也是他的新党宣言,他认为前进党应侧重于推进政治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如公开初选和排名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并减少极端的党派偏见。

......

纽约客的Isaac Chotiner对杨安泽进行了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杨安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过去参选总统和纽约市市长时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变化,并阐述了他的新党派前进党的理念和追求目标。

 

杨安泽,这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硅谷企业家,在2020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2020年2月退出总统竞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纽约市市长一职,并在民主党初选民调中短暂领先,最终输给了艾瑞克·亚当斯。

 

这个月,杨安泽宣布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与此同时,他宣布将成立前进党(Forward Party),他希望这将打破主导美国政治的“双头垄断”。

 

《前进》一书既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记录,也是他的新党宣言,他认为前进党应侧重于推进政治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如公开初选和排名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并减少极端的党派偏见。

......

纽约客的Isaac Chotiner对杨安泽进行了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杨安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过去参选总统和纽约市市长时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变化,并阐述了他的新党派前进党的理念和追求目标。

 

杨安泽,这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硅谷企业家,在2020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2020年2月退出总统竞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纽约市市长一职,并在民主党初选民调中短暂领先,最终输给了艾瑞克·亚当斯。

 

这个月,杨安泽宣布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与此同时,他宣布将成立前进党(Forward Party),他希望这将打破主导美国政治的“双头垄断”。

 

《前进》一书既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记录,也是他的新党宣言,他认为前进党应侧重于推进政治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如公开初选和排名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并减少极端的党派偏见。

......

纽约客的Isaac Chotiner对杨安泽进行了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杨安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过去参选总统和纽约市市长时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变化,并阐述了他的新党派前进党的理念和追求目标。

 

杨安泽,这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硅谷企业家,在2020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2020年2月退出总统竞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纽约市市长一职,并在民主党初选民调中短暂领先,最终输给了艾瑞克·亚当斯。

 

这个月,杨安泽宣布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与此同时,他宣布将成立前进党(Forward Party),他希望这将打破主导美国政治的“双头垄断”。

 

《前进》一书既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记录,也是他的新党宣言,他认为前进党应侧重于推进政治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如公开初选和排名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并减少极端的党派偏见。

......
会员首页

纽约客专访:杨安泽成立前进党到底想干什么,他怎么看拜登?

纽约客的Isaac Chotiner对杨安泽进行了采访,在这次采访中,杨安泽详细地介绍了自己过去参选总统和纽约市市长时所积累的经验,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变化,并阐述了他的新党派前进党的理念和追求目标。   杨安泽,这位从未担任过公职的硅谷企业家,在2020年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时,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在2020年2月退出总统竞选后,他将目光投向了纽约市市长一职,并在民主党初选民调中短暂领先,最终输给了艾瑞克·亚当斯。   这个月,杨安泽宣布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他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前进:关于我们民主未来的笔记》,与此同时,他宣布将成立前进党(Forward Party),他希望这将打破主导美国政治的“双头垄断”。   《前进》一书既是杨安泽竞选活动的记录,也是他的新党宣言,他认为前进党应侧重于推进政治制度的结构性改革,如公开初选和排名选择投票(ranked-choice voting),并减少极端的党派偏见。   注:排名选择投票,是指在投票系统中,选民用一个排名来选择多个候选人,根据次序和票数对候选人进行独立评分。   杨安泽写道:“如果所有的努力都是相互对立的,那么政治体制就是为了奖励惰性,能量和激情不会有任何成就,因此,需要修正的是体制本身。”   他还向选民保证,他们可以在加入他的新党的同时保持他们目前的党派身份。他说:“将有前进民主党人和进步人士,前进共和党人和保守人士,前进独立人士和不结盟人士,等等。”   我最近通过电话采访了杨安泽,谈论了他的新书和他对前进党的计划。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们还讨论了他从竞选中所学到的东西,人们如何在保持民主党人或共和党人身份的同时加入他的新党派,以及第三党是否能帮助美国的民主。   问:你写到了作为一个政治家对你思想的影响,你能具体谈谈吗?   杨安泽:我开始是以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民身份竞选总统的,随之而来的是一些挣扎。我说,“嘿,我正在竞选总统”,人们会说,“什么?”或类似的疑问。   后来,我们获得了支持,有了一定的势头,整个组织在我周围涌现出来。在这种环境下,你最终成为一种工具,人们会说,“嘿,现在你要做这个采访,现在我们正在做这个活动,现在给这个人打电话”, 我想说,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巨大的调整。   我在书中想说的是,这些经历可能不利于培养我们想要的领导人的品质,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认同,这个过程中的审查程度可能会让很多优秀的人放弃竞选,我认为这更有可能影响到某些可能会受到更多审查的群体,比如女性。   问:我认为你在书中暗示,它对你的自我有影响,改变了你看待自己的方式。   我的意思是,这会让你成为一个更糟糕的管理者,你的职能是一直在摄像机前,你可能不会特别关注你的团队的需求,或者弄清楚人际关系的状态,当我管理一个组织的时候,我花了很多时间,比如说,面试每一个雇员。当你是一个候选人时,团队是在不同的地方被录用的,你在事后才见到他们。   我认为,竞选的过程最终会侵蚀管理技能和同理心,将人们变成为新市场服务的化身,而这个新的市场就是一组电视摄像机。   问:当你回顾你竞选纽约市长的过程时,你认为你的竞选活动有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   杨:我认为,在早期,我们做对了,很多纽约人希望能够快乐地生活在这个城市,并希望重新开放时有一定程度的积极性。然后,随着竞选的进展,重点转向了公共安全,这不是人们与我联系的东西。我们非常自豪的是,我们得到的个人捐助者比历史上任何其他候选人都多。   问:这本书提出了很多想法,比如结束华盛顿的旋转门,并推出“美国记分卡”来衡量“社会健康”,而不仅仅是用经济指标来衡量。总的来说,前进党想要实现的是什么?   杨:前进党试图重新调整候选人的激励机制,使他们更多地与我们的公众保持一致,而不是与最极端和最活跃的党派保持一致,现在这些党派对一个人能否再次获得工程有着巨大的影响。   一位参议员对我说过一句话,我想也许我们已经感觉到了,那就是,对一个政党来说,问题如果没有解决,有时比解决了更有价值。她的意思是,如果你有一个未解决的问题,那么你可以挑起人们对它的愤怒或兴奋,你可以激励人们捐款来对抗问题,但是,如果你把这个问题解决了,那么这些催化剂就会消失。   这种环境太过极端,如果你选择了妥协(即为了获得选民的支持而放任问题继续存在),你实际上可能会付出代价。这就是目前存在的激励因素,它们让我们抓狂。   问:你在书中使用了“双头垄断 ”这个词。当我听到这个词时,我把它和拉尔夫·纳德(纳德以绿党参选人身份参加了1996年和20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还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04和08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其关切的领域有消费者保护、人权、环境和民主政府)联系在一起,他用这个词来形容两党在意识形态上太接近了,你也是说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太接近了吗?   杨:我认为,每个政党都有不同的问题。仅仅说“嘿,极端派占主导地位”有点过于简单化,因为这让人觉得两党的问题是一样的,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问:能说的再具体一些吗?   杨:我确实有一个不同的观点,我认为企业对两党都有不当的影响,当我谈到双头垄断时,在许多时候我想说的是我们系统结构的脆弱性,如果你想建立一个能抵制专制主义的系统,你肯定会有两个以上的政党。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