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的艾米·戴维森·索尔金发表评论,她认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各路候选人都会通过试图吸引特朗普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这包括了支持阴谋论等极端主义思想。这是因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支持特朗普,而且他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仍是共和党最有力的候选人。

 

上个月在阿拉巴马州咖啡县(Coffee County)共和党妇女组织主办的候选人论坛上发生的事情,是对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带来问题的一个预警。

 

接替即将退休的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被问及她是否在2017年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中支持罗伊·摩尔(Roy Moore)。摩尔是违反宪法的法官,被指控对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骚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

 

布里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支持或投票给民主党人”,但她补充说,“我也认为支持其他女性很重要。”

......

纽约客的艾米·戴维森·索尔金发表评论,她认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各路候选人都会通过试图吸引特朗普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这包括了支持阴谋论等极端主义思想。这是因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支持特朗普,而且他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仍是共和党最有力的候选人。

 

上个月在阿拉巴马州咖啡县(Coffee County)共和党妇女组织主办的候选人论坛上发生的事情,是对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带来问题的一个预警。

 

接替即将退休的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被问及她是否在2017年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中支持罗伊·摩尔(Roy Moore)。摩尔是违反宪法的法官,被指控对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骚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

 

布里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支持或投票给民主党人”,但她补充说,“我也认为支持其他女性很重要。”

......

纽约客的艾米·戴维森·索尔金发表评论,她认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各路候选人都会通过试图吸引特朗普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这包括了支持阴谋论等极端主义思想。这是因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支持特朗普,而且他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仍是共和党最有力的候选人。

 

上个月在阿拉巴马州咖啡县(Coffee County)共和党妇女组织主办的候选人论坛上发生的事情,是对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带来问题的一个预警。

 

接替即将退休的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被问及她是否在2017年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中支持罗伊·摩尔(Roy Moore)。摩尔是违反宪法的法官,被指控对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骚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

 

布里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支持或投票给民主党人”,但她补充说,“我也认为支持其他女性很重要。”

......

纽约客的艾米·戴维森·索尔金发表评论,她认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各路候选人都会通过试图吸引特朗普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这包括了支持阴谋论等极端主义思想。这是因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支持特朗普,而且他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仍是共和党最有力的候选人。

 

上个月在阿拉巴马州咖啡县(Coffee County)共和党妇女组织主办的候选人论坛上发生的事情,是对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带来问题的一个预警。

 

接替即将退休的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被问及她是否在2017年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中支持罗伊·摩尔(Roy Moore)。摩尔是违反宪法的法官,被指控对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骚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

 

布里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支持或投票给民主党人”,但她补充说,“我也认为支持其他女性很重要。”

......
会员首页

对共和党来说,中期选举是一场比谁更爱特朗普的竞赛

纽约客的艾米·戴维森·索尔金发表评论,她认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的各路候选人都会通过试图吸引特朗普的支持来赢得选举,这包括了支持阴谋论等极端主义思想。这是因为民调显示绝大多数共和党人仍然支持特朗普,而且他在2024年的总统选举中仍是共和党最有力的候选人。   上个月在阿拉巴马州咖啡县(Coffee County)共和党妇女组织主办的候选人论坛上发生的事情,是对2022年中期选举可能带来问题的一个预警。   接替即将退休的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的共和党候选人之一凯蒂·布里特(Katie Britt),被问及她是否在2017年的参议院特别选举中支持罗伊·摩尔(Roy Moore)。摩尔是违反宪法的法官,被指控对十几岁的女孩进行性骚扰;他否认了这些指控,但输给了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   布里特说,“我一生中从未支持或投票给民主党人”,但她补充说,“我也认为支持其他女性很重要。”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似乎激起了下一位发言的候选人莫·布鲁克斯(Mo Brooks)议员的不满,他指责她缺乏对党的忠诚,他说:“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有一套信仰系统。”   在这次交流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布里特的回答。她指责布鲁克斯才是不忠诚的人,“我每一次都投票给特朗普,并与他站在一起。那可不是你采取的做法。”   在2016年的总统初选中,布鲁克斯最初支持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但这位议员现在最出名的事迹是他在特朗普1月6日的“拯救美国”集会上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告诉人群,“猛揍对手”的时候到了。   在最近的一次特朗普集会上,布鲁克斯警告那些“不信神、邪恶、无道德的社会主义民主党人”。特朗普曾热情地支持布鲁克斯,并嘲笑曾经担任谢尔比幕僚长的布里特是一个不合格的“流氓”的“助手”。   布里特虽然得到了阿拉巴马州商业机构的支持,但她明显认为,最好的做法是试图比一个毫不掩饰的叛乱分子表现得更加亲特朗普。   她也不是唯一这么做的人。本月早些时候,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一个据称是建制派的人物,88岁的他正在竞选第八个任期。他在爱荷华州府得梅因举行的特朗普集会上上台演讲。   格拉斯利笑着说:“如果我不接受一个得到爱荷华州91%的共和党选民的人的支持,那是不太明智的。”   他引用的数据来自《得梅因纪事报》的一项民意调查,这项调查还发现,特朗普在爱荷华州独立人士中的支持率为48%。CNN上个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全国范围内,78%的共和党人认为拜登不是合法当选的总统。越来越多的人似乎希望他们党内的候选人能够认同这点。   在参议院五五开的情况下,拜登的议程能否继续,取决于中间派的西弗吉尼亚州曼钦和亚利桑那州西内玛的想法,民主党人需要集中精力守住亚利桑那州的马克·凯利和佐治亚州的拉斐尔·沃诺克的席位。   他们也可以拿下其他的席位,也许是在北卡罗来纳州或宾夕法尼亚州,因为那里的现任议员即将退休,又或者是在佛罗里达州,众议员瓦尔·德明斯(Val Demings)正在挑战马尔科·卢比奥。在众议院,民主党的优势只有8个席位,而中期选民往往会反对现任总统所在的政党。   目前,拜登的支持率已降至百分之四十三。民主党人的任务再艰巨不过了:太多的事情取决于这么少的席位,其中很可能包括另一个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权。   数字还不是最重要的。即使民主党守住了参议院,如果他们的共和党同行进一步拥抱特朗普主义:即更多地鼓吹阴谋论思想,更加支持侵略主义,更加相信民主党的的人是不信神、邪恶、无道德的社会主义者,那么国会的状态只会进一步恶化。   这样的党团将更有可能从事鲁莽的阻挠和冲突行为。这种影响几乎肯定会在众议院变得更加夸张,在那里,马乔里·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乔治亚的众议员,以支持各种阴谋论而闻名)的队伍可能会壮大。随着国会中极端主义的平均水平上升,要区分真正的信徒和机会主义者会变得更加困难。   被驱逐出推特的前总统会显得很边缘化,然而当共和党进入中期选举时,仍将特朗普奉为领袖。   今年早些时候,当特朗普开始公开讨论他应该支持谁时,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说,如果他认为特朗普的选择会让共和党失去席位,他会做出反击。   不过,上个月,麦康奈尔告诉政客网站,“我不认为它们会带来麻烦”。尽管阿拉斯加似乎是个例外,特朗普为扳倒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曾在第二次弹劾中投票弹劾特朗普)所做的努力在那里没有得到支持。   麦康奈尔似乎对布鲁克斯,以及特朗普对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的支持感到满意,这位前橄榄球运动员的商业和个人生活都很混乱,他宣扬选举欺诈阴谋论,将在佐治亚州挑战沃诺克。麦康奈尔说:“有各种迹象表明,他将是一个好的候选人。”他能否成为一名好的参议员似乎并不重要。   在宾夕法尼亚州,特朗普支持肖恩·帕内尔(Sean Parnell),一名退役的陆军上尉,曾写过几本以军事为主题的书(《流亡排》(Outlaw Platoon)、《留下赴死》(Left for…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