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目标》(American Purpose)发表文章,详细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进程以及目前所处的弊端,作者认为,自由主义虽然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依然是解决社会矛盾、建立平等繁荣社会的最佳手段。

 

今天,民主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攻击或正在退却,这已成为了一个普遍共识,破坏民主的不仅仅是独裁国家,还有许多看似安全的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民粹主义者。

 

今天受到攻击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简称,而真正受到最大威胁的正是民主中“自由主义”的那部分。

 

民主指的是在公民拥有选举权的前提下,通过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等机制对掌握政治权力的人进行问责。

......

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目标》(American Purpose)发表文章,详细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进程以及目前所处的弊端,作者认为,自由主义虽然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依然是解决社会矛盾、建立平等繁荣社会的最佳手段。

 

今天,民主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攻击或正在退却,这已成为了一个普遍共识,破坏民主的不仅仅是独裁国家,还有许多看似安全的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民粹主义者。

 

今天受到攻击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简称,而真正受到最大威胁的正是民主中“自由主义”的那部分。

 

民主指的是在公民拥有选举权的前提下,通过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等机制对掌握政治权力的人进行问责。

......

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目标》(American Purpose)发表文章,详细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进程以及目前所处的弊端,作者认为,自由主义虽然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依然是解决社会矛盾、建立平等繁荣社会的最佳手段。

 

今天,民主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攻击或正在退却,这已成为了一个普遍共识,破坏民主的不仅仅是独裁国家,还有许多看似安全的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民粹主义者。

 

今天受到攻击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简称,而真正受到最大威胁的正是民主中“自由主义”的那部分。

 

民主指的是在公民拥有选举权的前提下,通过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等机制对掌握政治权力的人进行问责。

......

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目标》(American Purpose)发表文章,详细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进程以及目前所处的弊端,作者认为,自由主义虽然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依然是解决社会矛盾、建立平等繁荣社会的最佳手段。

 

今天,民主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攻击或正在退却,这已成为了一个普遍共识,破坏民主的不仅仅是独裁国家,还有许多看似安全的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民粹主义者。

 

今天受到攻击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简称,而真正受到最大威胁的正是民主中“自由主义”的那部分。

 

民主指的是在公民拥有选举权的前提下,通过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等机制对掌握政治权力的人进行问责。

......
会员首页

福山:自由主义为什么同时受到了左派和右派的攻击

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目标》(American Purpose)发表文章,详细分析了自由主义在历史上的发展进程以及目前所处的弊端,作者认为,自由主义虽然存在一定的缺陷,但依然是解决社会矛盾、建立平等繁荣社会的最佳手段。   今天,民主在世界许多地方受到攻击或正在退却,这已成为了一个普遍共识,破坏民主的不仅仅是独裁国家,还有许多看似安全的民主国家选举出来的民粹主义者。   今天受到攻击的“民主”是自由民主的简称,而真正受到最大威胁的正是民主中“自由主义”的那部分。   民主指的是在公民拥有选举权的前提下,通过自由和公平的多党选举等机制对掌握政治权力的人进行问责。   相比之下,自由主义部分主要指的是限制政府权力的法治,并要求“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换句话说,自由民主国家有一个宪法规定的制衡制度,限制了当选领导人的权力。   民主本身正受到专制国家的挑战,但是,更隐蔽的威胁来自于现有自由民主国家自身的民粹主义者,他们通过选举获得的合法的统治权,却用它来挑战甚至破坏自由制度。   匈牙利的欧尔班·维克托、印度的纳伦德拉·莫迪和美国的特朗普等领导人,都试图通过用政治支持者来破坏司法独立,并公然违反法律,或通过给主流媒体贴上“人民公敌”的标签来破坏新闻界的合法性,他们试图解散专业的官僚机构,把它们变成党派的工具,欧尔班说自己是“非自由民主”的拥护者,这并非偶然。   然而,当代对自由主义的攻击远比一小撮民粹主义政治家的野心要深得多。如果这些政治家没有利用社会对自由主义一些基本特征的不满,他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成功。   为了理解这一点,我们需要看看自由主义的历史渊源,它几十年来的演变,以及它作为一种治理理论的局限性。   自由主义是什么   对古典自由主义最好的理解是,对多样性问题的一种制度性的解决方案,或者用稍微不同的说法,它是一种在多元社会中和平管理多样性的制度。   古典自由主义在17世纪末和18世纪的欧洲兴起,是对新教改革之后的宗教战争的回应,这些战争持续了150年,杀死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人口。   虽然欧洲的宗教战争是由经济和社会因素驱动的,但它们之所以如此凶猛,是因为交战各方代表着不同的基督教教派,他们想把自己对宗教教义的理解强加给他们的人民。   在这一时期,被禁止的教派的信徒受到迫害,异教徒经常受到酷刑、绞刑或被烧死,他们的神职人员也被追捕。   著名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和约翰·洛克等现代自由主义的创始人试图降低人们对政治的期望值,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促进宗教所定义的美好生活,而是为了维护生活本身,因为不同的人群无法就什么是美好生活达成一致的观点。   这就是《独立宣言》中“生命、自由和对幸福的追求”这句话的遥远起源,自由主义所奉行的最基本原则是宽容,你不必与你的同胞在最重要的事情上达成一致,每个人都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不受旁人或国家的干涉。   只有当宽容原则本身受到挑战时,或者当公民诉诸暴力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时,才会达到宽容的极限。   以这种方式来理解,自由主义只是一个解决多元社会冲突的实用工具,它试图通过将终极问题转移到私人领域来降低政治的重要性。这在今天仍然是自由主义最重要的卖点之一。   如果像印度或美国这样的多元化社会远离自由主义原则,并试图将国家认同建立在种族、民族或宗教的基础上,他们就会招惹潜在的暴力冲突卷土重来。   美国在内战期间遭受了这样的冲突,而莫迪的印度通过将国家认同转移到基于印度教的认同,正在招致社区暴力。   然而,对自由主义有一种更深刻的理解,这种理解是在欧洲大陆发展起来的,并被纳入现代自由主义学说。在这种观点中,自由主义不仅仅是一种务实地避免暴力冲突的机制,也是一种保护人类基本尊严的手段。   人类尊严的基础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在贵族社会,只有在战斗中冒着生命危险的战士才拥有这种属性。基督教以人类道德选择的可能性为基础,将尊严的概念普遍化:人类的道德地位高于其他被造物,但低于上帝的地位,因为他们可以在正确和错误之间做出选择。   与美貌、智慧和力量不同,尊严是普遍共享的,并使人类在上帝眼中是平等的,到了启蒙运动时期,选择能力或个人自主性被卢梭(“完美性”)和康德(“良好意愿”)等思想家赋予了世俗的形式,并成为现代人写进20世纪许多宪法的基本尊严权的基础。   自由主义承认每个人的平等尊严,赋予他们保护个人自主权的权利,即言论、集会、信仰的自由,以及自我管理的权利。   因此,自由主义通过故意不指明人类生活的统一高尚目标来保护多样性,这使宗教定义的社区失去了自由主义的资格。自由主义还根据个人选择的能力,给予所有被认为是完整的人以平等的权利。因此,自由主义倾向于一种普遍主义。   自由主义者不仅关心自己的权利,也关心他们特定社区之外的其他人的权利。因此,法国大革命将“人权”带到了整个欧洲。   从一开始,自由主义者争论的焦点就不是关于这一原则,而是关于谁有资格享有这个权利,少数种族和民族、妇女、外国人、无财产者、儿童、精神病患者和罪犯等,被排除在这个神奇的圈子之外。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