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者理查德·卡茨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了为什么日本即使在经济衰弱时期,依旧没有大量引入外国直接投资。这主要是由于日本政府在测算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时有误,日本强大的“经连会”往往不愿意让外国公司购买子公司,以及日本对外国投资者固有的恐惧心理。尽管日本国内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但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需要更多的政策和日本国内商界的支持。

 

日本是独特的。

 

在世界其他地方,努力促进增长的国家鼓励外国公司在其领土上建立新的设施,或收购国内公司,这种做法被称为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FDI)。

 

中国是这一战略最引人注目的典型,许多其他国家,从印度到东欧的新市场经济体,也都热情地引入外国企业。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外国公司的先进理念渗透到整体的经济中,促进当地供应商、商业客户,有时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表现。

......

经济学者理查德·卡茨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了为什么日本即使在经济衰弱时期,依旧没有大量引入外国直接投资。这主要是由于日本政府在测算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时有误,日本强大的“经连会”往往不愿意让外国公司购买子公司,以及日本对外国投资者固有的恐惧心理。尽管日本国内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但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需要更多的政策和日本国内商界的支持。

 

日本是独特的。

 

在世界其他地方,努力促进增长的国家鼓励外国公司在其领土上建立新的设施,或收购国内公司,这种做法被称为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FDI)。

 

中国是这一战略最引人注目的典型,许多其他国家,从印度到东欧的新市场经济体,也都热情地引入外国企业。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外国公司的先进理念渗透到整体的经济中,促进当地供应商、商业客户,有时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表现。

......

经济学者理查德·卡茨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了为什么日本即使在经济衰弱时期,依旧没有大量引入外国直接投资。这主要是由于日本政府在测算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时有误,日本强大的“经连会”往往不愿意让外国公司购买子公司,以及日本对外国投资者固有的恐惧心理。尽管日本国内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但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需要更多的政策和日本国内商界的支持。

 

日本是独特的。

 

在世界其他地方,努力促进增长的国家鼓励外国公司在其领土上建立新的设施,或收购国内公司,这种做法被称为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FDI)。

 

中国是这一战略最引人注目的典型,许多其他国家,从印度到东欧的新市场经济体,也都热情地引入外国企业。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外国公司的先进理念渗透到整体的经济中,促进当地供应商、商业客户,有时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表现。

......

经济学者理查德·卡茨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了为什么日本即使在经济衰弱时期,依旧没有大量引入外国直接投资。这主要是由于日本政府在测算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时有误,日本强大的“经连会”往往不愿意让外国公司购买子公司,以及日本对外国投资者固有的恐惧心理。尽管日本国内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但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需要更多的政策和日本国内商界的支持。

 

日本是独特的。

 

在世界其他地方,努力促进增长的国家鼓励外国公司在其领土上建立新的设施,或收购国内公司,这种做法被称为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FDI)。

 

中国是这一战略最引人注目的典型,许多其他国家,从印度到东欧的新市场经济体,也都热情地引入外国企业。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外国公司的先进理念渗透到整体的经济中,促进当地供应商、商业客户,有时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表现。

......
会员首页

为什么外国人不投资日本?

经济学者理查德·卡茨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分析了为什么日本即使在经济衰弱时期,依旧没有大量引入外国直接投资。这主要是由于日本政府在测算外国直接投资数据时有误,日本强大的“经连会”往往不愿意让外国公司购买子公司,以及日本对外国投资者固有的恐惧心理。尽管日本国内的风向似乎有所转变,但大规模的外国直接投资仍然需要更多的政策和日本国内商界的支持。   日本是独特的。   在世界其他地方,努力促进增长的国家鼓励外国公司在其领土上建立新的设施,或收购国内公司,这种做法被称为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FDI)。   中国是这一战略最引人注目的典型,许多其他国家,从印度到东欧的新市场经济体,也都热情地引入外国企业。外国直接投资促进外国公司的先进理念渗透到整体的经济中,促进当地供应商、商业客户,有时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表现。   例如,当日本汽车制造商将工厂“移植”到北美时,底特律才意识到,防止缺陷的成本比事后修复的成本要低。   只有一个主要国家对这些好处说“不用了,谢谢”,那就是日本。   2019年(即最新数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对196个国家的累计外来直接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进行了排名。日本排在最后,和朝鲜排名相邻。   其他国家的结果表明,外国直接投资的增加可以大大启动日本的经济增长。从增加的外国直接投资中受益最多的国家,是那些最落后于全球效率基准的国家。诚然,日本在少数领域的确很出色,例如汽车业,但在其他许多领域,它是一个落伍者。   数字技术在整个经济中正扮演着越来越关键的角色,当一家商业管理机构根据每个国家从数字化投资中获得的经济效益对64个国家进行评级时,日本排在可怜的第53位,如果日本希望扭转停滞不前的经济增长,增加外国直接投资应是计划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日本的挣扎,源于几十年来对外国企业收购国内公司的正式和非正式障碍。幸运的是,有一些迹象表明,日本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好处开始持开放态度,尽管可能需要政治和商界领导人的坚定努力,日本的UNCTAD排名才会开始攀升。   歪曲的数据   日本的惨淡排名更加令人震惊的地方在于,几乎20年前,东京的领导人就将外国直接投资纳入了经济增长战略。2001年小泉纯一郎就任首相时,日本的外国直接投资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在一个典型的富裕国家,这一比例为28.0%。   小泉首先宣布要将外国直接投资增加一倍,然后在2006年,又制定了到2011年外国直接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5.0%的目标。起初,这些措施取得了明显的进展:到2008年,外国直接投资已经上升到4.0%。然后势头就停滞不前了。尽管他的继任者安倍晋三在2013年承诺将外国直接投资增加一倍,但截至2019年,这一比例仅略微提高,到4.4%。与此同时,典型的富裕国家的比率已跃升至44.0%。   更糟糕的是,日本政府正在自我隐瞒它的失败程度。财政部报告说,2020年内向外国直接投资攀升至约3590亿美元,实现了安倍晋三从2013年起翻一番的目标。实际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和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数据,2020年的数字约为2150亿美元。   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差异?   简而言之,政府正在使用一套误导性的数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批准了两种测量方法,但只推荐其中一种,即“方向原则”,用于考察一个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在一段时间内的变化或用于比较不同国家。相比之下,日本财务省则强调另一套,称为“资产/负债原则”。   虽然后者的目标是合理的,但它会包含与真正的外国直接投资无关的项目,例如海外子公司将贷款返还给在日本的母公司也会被涵盖其中。   经合组织的一位发言人在被问及日本的数字时证实,方向原则“更适合于分析外来直接投资的经济影响”。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是认识到你有问题,可日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它真的有麻烦了。   日本为何无法吸引更多外国直接投资​   为什么日本吸引更多外来直接投资的努力会失败?其他国家一旦从抵制外国投资转变为欢迎外国投资,外国直接投资就会猛增。   例如,在韩国,外来直接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世纪90年代末的2%跃升至目前的14%。在印度,这一比例从1990年可忽略不计的0.5%上升到现在的14.0%。在东欧的八个前苏联集团国家,这一比例在共产主义结束后从7%猛增到55%。经济学者星岳雄和清田耕造计算出,如果日本的表现与其他具有类似特征的国家一样,这个比率到2015年应达到GDP的35%。   日本市场对外国企业也有明显的吸引力。在一项又一项的调查中,跨国公司将日本列为投资的首选之地,因为它拥有庞大、富裕的市场、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和客户群、以及作为潜在供应商和合作伙伴的高技术能力。   增加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障碍是,外国企业在购买健康的日本公司时面临困难。在一个典型的富裕国家,80%的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是以兼并和收购的形式进行的,但在日本,这一比例只有14%。内向型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微不足道,主要是因为内向型并购的规模太小。   这一障碍是二战后时代遗留下来的,当时东京出于对外国公司统治的恐惧而限制外国直接投资。在20世纪60年代,日本为了加入经合组织而不得不正式放宽限制,但政府制定了所谓的“自由化对策”来间接阻碍入境并购。这些措施包括恢复公司巨头及其金融家之间的交叉持股,加强横向和纵向的公司集团,即所谓的“经连会”(keiretsu),以及繁琐的跨境交易规则。   小泉拆除了一些阻碍外国直接投资的法律障碍。与国内既得利益集团进行了两年的斗争,加上在日本的外国企业高管,如日本美国商会(ACCJ)外国直接投资委员会主席尼古拉斯·本内斯的投入下,小泉政府对日本的商业法律进行了修改,使入境并购更加容易。虽然大多数公开的障碍现在已经消除,但公司集团制度仍然存在,并继续构成一个主要障碍。   媒体倾向于报道外国公司拯救日产、夏普和东芝等倒闭巨头的壮观案例,但大多数外国投资者希望购买能够加强母公司全球扩张的优质公司。不幸的是,最有吸引力的目标,无论是大型还是中型企业,在很大程度上都是遥不可及的,因为它们属于经连会。   传统上,经连会的成员从不向另一个经连会的成员出售自己,更不用说外国公司了。虽然日本的经济困境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企业间并购的阻力,但大多数企业仍然强烈反对来自外国买家的收购。   日本的企业集团包括2.6万家母公司及5.6万家附属公司,雇用了1800万人,占日本所有雇员的三分之一。这还没有算上无关联的分包商和紧密联系的供应商中其他有吸引力的公司。例如,丰田集团有1000家附属公司和4万家供应商,其中大部分是紧密联系的分包商。从1996年到2000年,外国人只能购买企业集团中微不足道的57个成员,但他们却能购买大约3000个非附属的公司。…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