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任淑莉((Shuli Ren),采访了曾在中国开办食品企业的法国商人泽维尔·纳维尔(创意食品公司创始人,《生菜日记》作者),具体讨论了外国人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的环境。

 

纳维尔认为,许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误解源于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还有交流模式上的不同。他还认为在中国做生意不需要害怕失败,而是需要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任淑莉:最近几个月,人们普遍感到中国不再是一个对股东或外国商业利益友好的地方。你是一个法国人,1997年搬到上海,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意食品”,又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公司,并出版了一本书《生菜日记: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如何靠种植蔬菜挖到黄金》,讲述了你作为中国企业家的经历。

 

多年来,许多跨国公司试图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但都失败了。外国人在中国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任淑莉((Shuli Ren),采访了曾在中国开办食品企业的法国商人泽维尔·纳维尔(创意食品公司创始人,《生菜日记》作者),具体讨论了外国人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的环境。

 

纳维尔认为,许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误解源于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还有交流模式上的不同。他还认为在中国做生意不需要害怕失败,而是需要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任淑莉:最近几个月,人们普遍感到中国不再是一个对股东或外国商业利益友好的地方。你是一个法国人,1997年搬到上海,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意食品”,又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公司,并出版了一本书《生菜日记: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如何靠种植蔬菜挖到黄金》,讲述了你作为中国企业家的经历。

 

多年来,许多跨国公司试图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但都失败了。外国人在中国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任淑莉((Shuli Ren),采访了曾在中国开办食品企业的法国商人泽维尔·纳维尔(创意食品公司创始人,《生菜日记》作者),具体讨论了外国人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的环境。

 

纳维尔认为,许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误解源于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还有交流模式上的不同。他还认为在中国做生意不需要害怕失败,而是需要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任淑莉:最近几个月,人们普遍感到中国不再是一个对股东或外国商业利益友好的地方。你是一个法国人,1997年搬到上海,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意食品”,又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公司,并出版了一本书《生菜日记: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如何靠种植蔬菜挖到黄金》,讲述了你作为中国企业家的经历。

 

多年来,许多跨国公司试图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但都失败了。外国人在中国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任淑莉((Shuli Ren),采访了曾在中国开办食品企业的法国商人泽维尔·纳维尔(创意食品公司创始人,《生菜日记》作者),具体讨论了外国人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的环境。

 

纳维尔认为,许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误解源于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还有交流模式上的不同。他还认为在中国做生意不需要害怕失败,而是需要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任淑莉:最近几个月,人们普遍感到中国不再是一个对股东或外国商业利益友好的地方。你是一个法国人,1997年搬到上海,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意食品”,又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公司,并出版了一本书《生菜日记: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如何靠种植蔬菜挖到黄金》,讲述了你作为中国企业家的经历。

 

多年来,许多跨国公司试图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但都失败了。外国人在中国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
会员首页

外国人在中国做生意还能成功吗?听听这位曾在中国创业的法国人怎么说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任淑莉((Shuli Ren),采访了曾在中国开办食品企业的法国商人泽维尔·纳维尔(创意食品公司创始人,《生菜日记》作者),具体讨论了外国人在中国开展商业活动的环境。   纳维尔认为,许多外国投资者对中国的误解源于对中国社会的不了解,还有交流模式上的不同。他还认为在中国做生意不需要害怕失败,而是需要从失败中吸取正确的教训。   任淑莉:最近几个月,人们普遍感到中国不再是一个对股东或外国商业利益友好的地方。你是一个法国人,1997年搬到上海,2000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意食品”,又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公司,并出版了一本书《生菜日记:一个法国人在中国如何靠种植蔬菜挖到黄金》,讲述了你作为中国企业家的经历。   多年来,许多跨国公司试图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但都失败了。外国人在中国最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泽维尔·纳维尔(Xavier Naville):创业的成功往往被描述为一个线性的故事。我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要说明成功从来都不是线性的,总是很困难,有起有落。这本收也许能给人们带来勇气,让他们来中国做同样的事情。   普遍来看,我的客户或在中国经营的跨国公司的一个常见错误是,假设在其他地方成功的东西在中国也会有用。你不能以为在马来西亚或泰国所做的事情,在中国也会起作用,只因为它们都在亚洲。   SR:在中国有很多关于“内卷”的讨论,认为中国的过度竞争的文化正在造成社会伤害。你是否觉得中国的企业家比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企业家更有侵略性?这真的是一场比烂竞赛吗?   XN:我不认为中国的企业家比美国或欧洲的企业家更积极或不积极。但中国人是根据不同类型的道德框架来运作的。这里有佛教、孔子和道教的影响。他们经历了10年的文化大革命。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信仰。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是为了生存。   你还记得2008年的三聚氰胺危机吗?恒天然是世界上最大的乳品加工商,并投资了一家名为三鹿集团的中国公司,这家公司曾是第二大婴儿配方奶粉公司,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品牌之一。   三鹿发现其婴儿配方奶粉中含有三聚氰胺,导致孩子生病。当恒天然中国区总裁与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对质时,他说,“有婴儿生病了”。   在他看来,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卖奶粉,立即召回奶粉,救孩子。他的假设是,田是一位祖母,她会和他有同样的信念,会首先考虑到婴儿。但他从来没有想到,她会有不同的想法。   田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她的雇员和她的公司,然后维护支持她的地区的声誉。第三是在2008年奥运会的前夕维护中国的声誉。   最根本的错误是,他们都没有理解对方。这与其说是咄咄逼人,不如说是不了解对方。   如果有一件事是我希望在书中传达的,那就是有不同的道德框架。他们没有更好或更坏。他们只是不同。如果我们想在中国经营,我们需要互相学习。   SR:中国政府已经说过,将把劳工权利置于股东权利之上。在你的书中,你写道,有些农民偷了你供应的肥料,有些人不遵守食品安全协议。你与农民和员工的关系是怎样的?   XN:中国农民几个世纪以来都为不在身边的地主工作。他们从未拥有过自己的土地。在共产党政权下,他们已经经历了50年的起伏。农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信任别人。   一开始,我给他们提供无毒的化肥。他们会在市场上卖掉这些肥料,然后购买便宜的肥料,赚取差价。经过数年,农民发现我们是可靠的合作伙伴。我们越来越多地与那些拥有更大业务的农民合作。由于他们已经投资了自己的农场,他们也有了更多顾虑。他们在与我们的关系中变得更加投入。   现在,将这个教训转化为目前对社会再平衡和改善劳动关系的关注。我想说这是像中国这样的国家的正常发展阶段。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为外国企业提供公平竞争环境的机会,因为很多时候,外国企业是依法经营的。如果劳动法在全国范围内得到平等执行,很多依赖于违反劳动法运营模式的中国企业将被淘汰,或者不得不与在中国运营的跨国公司平等竞争。   SR:在中国,政府的影响无处不在。即使你开一个小小的咖啡店,区委书记也会马上来敲你的门。你和当地政府的关系是怎样的?   XN:我和农村的许多政府官员打过交道。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也就是负责为当地农民提供更多收入。这是他们的使命和愿景。这也是他们在这里的目的。当你与中国政府打交道时,你必须明白,它是一个利益相关者,就像任何客户、供应商或雇员一样。在中国,他们是整块拼图的一部分。   当我扩大创意食品公司的业务时,当地政府一心想要吸引外国投资到本地并增加出口。今天,情况有些不同。比如说,现在更注重环境问题。   在过去,你可以和当地政府坐下来,问:“我的新污水处理计划很贵,我可以分三年慢慢做好吗?”   这点现在已经行不通了。   SR:一些外国企业抱怨说,中国是保护主义,向本地企业提供补贴。你怎么看?对外国人来说那里有公平的竞争环境吗?   XN:我没有感觉到政府对本地经营者的保护比对我们的保护更多。而且如果利益一致的话,外国企业也能得到补贴。我们就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补贴,因为我们雇用了当地人,交了税,增加了出口销售和外国投资。   我这里有个故事,我去年在新冠危机中为一家公司提供咨询。他们销售安全产品,由于定价太高,就受到了政府的审查。政府想因价格欺诈而对他们进行处罚。企业老板给我打电话,说:“我认为他们不希望外国人成功。”   这和你说的反应一样。我说:“嗯,我不确定。我们不如先试着去打听他们为什么要对你下手,为什么这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