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首页

基因无关紧要还是决定了一切?这位女学者决定站出来说个明白

纽约客的记者吉迪恩·刘易斯-克劳斯采访了心理学教授凯瑟琳·佩奇·哈登,她研究基因与人生结果的关联性。由于遗传学的敏感性,她的研究往往被众多左派学者嗤之以鼻,但是哈登坚持认为遗传学的研究可以帮助实现社会平等,她的著作《遗传彩票》就持了这一论点。然而由于她的论点采取了左右之间的中间路线,她的意图往往会被两派都曲解。这篇文章详细解释了到目前为止,科学界对遗传在人一生历程中所起作用的争论,其中一句话可谓是点睛之笔:“坚持认为DNA很重要,这在科学上是准确的;坚持认为它是唯一重要的东西,这在科学上是离谱的。”

凯瑟琳·佩奇·哈登(Kathryn Paige Harden)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一名心理学教授,在33岁之前,她的职业发展稳定得像是由宿命之手引导的。

当她26岁第一次进入就业市场时,她的研究生导师、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埃里克·特克海默(Eric Turkheimer)以一种近乎神秘的热情为她推荐。

他写道:“我发现自己在回答问题时会说。我们应该向佩奇核实一下’,问她的时候比问任何加入过我实验室的人都多。我绝对相信她会成功地加入任何教师队伍,而且她有着能成为超级明星的巨大潜力。”

她早期的学术研究被挑出来并获得了著名的奖项和资助,她在三十二岁时获得了终身职位。2016年,她开始以一种早间电视节目的方式,在一个摄影棚里共同主持心理学概论课,,她和她的同事用配套的杯子喝咖啡,每学期向一千多名学生直播。她在穿过校园时都会被学生拦下,要求一起自拍。

哈登在行为遗传学领域工作,研究基因对性格特征(如神经质、合群性)和生活结果(教育程度、收入、犯罪率)的影响。这种研究在历史上一直依赖于“双胞胎研究”,将同卵双胞胎与异卵双胞胎进行比较,以区分遗传和环境影响。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