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Peter Thiel - Caricature (7508872140).jpg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以及新书《反叛者》的作者麦克斯·查夫金于9月15日摘取了他新书中的部分内容,介绍了硅谷大亨彼得·泰尔在特朗普时代的一些政治动作,他在2016年选举前就高调支持特朗普,并且在之后安排特朗普与硅谷各公司领导人会面。之后他自己的公司帕兰蒂尔便获得了多个政府合同。在特朗普败选后,他又开始支持自己的助手进入政坛。

会议由一句感谢开始。当选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被安排在他的曼哈顿大厦25楼的一张长桌旁。按照惯例,特朗普坐在正中央,而且,同样按照惯例,他看起来对自己非常满意。与他一起的还有他一贯的小圈子的手下和顾问,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和以往相比,这点算是个变化。

特朗普宣布,“这些都是怪兽公司。”

他对包括苹果的库克、亚马逊的贝佐斯、微软的纳德拉以及谷歌、思科、甲骨文、英特尔和IBM的首席执行官在内的一群人满脸笑容。然后他向会议的组织者彼得·泰尔表示感谢。

泰尔坐在特朗普旁边,双臂藏在桌子下面,似乎想缩到当选总统的身后。

特朗普开始说道:“我想首先感谢彼得,他很早就发现了一些东西,也许是在我们都发现它之前。”

......
会员首页

为了少交税,这位硅谷大佬玩弄了硅谷和特朗普,还有美国民主

彭博社的专栏作者,以及新书《反叛者》的作者麦克斯·查夫金于9月15日摘取了他新书中的部分内容,介绍了硅谷大亨彼得·泰尔在特朗普时代的一些政治动作,他在2016年选举前就高调支持特朗普,并且在之后安排特朗普与硅谷各公司领导人会面。之后他自己的公司帕兰蒂尔便获得了多个政府合同。在特朗普败选后,他又开始支持自己的助手进入政坛。 会议由一句感谢开始。当选的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被安排在他的曼哈顿大厦25楼的一张长桌旁。按照惯例,特朗普坐在正中央,而且,同样按照惯例,他看起来对自己非常满意。与他一起的还有他一贯的小圈子的手下和顾问,以及世界上最大的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和以往相比,这点算是个变化。 特朗普宣布,“这些都是怪兽公司。” 他对包括苹果的库克、亚马逊的贝佐斯、微软的纳德拉以及谷歌、思科、甲骨文、英特尔和IBM的首席执行官在内的一群人满脸笑容。然后他向会议的组织者彼得·泰尔表示感谢。 泰尔坐在特朗普旁边,双臂藏在桌子下面,似乎想缩到当选总统的身后。 特朗普开始说道:“我想首先感谢彼得,他很早就发现了一些东西,也许是在我们都发现它之前。” 特朗普将手伸到桌子下面摸索着寻找泰尔的手,他找到了,并举起了那只手。 “他非常了不起,非常出色,他获得了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最热烈的掌声,”他说,亲切地拍了拍泰尔的拳头。“我想感谢你,伙计。你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 一 对泰尔来说,公开场合上和特朗普的这种兄弟情时刻,可能是尴尬的,但也是一种成就。在2016年12月的特朗普大厦会议之前,他一直以富有和古怪的风险资本家的形象闻名,无疑也是硅谷的一个关键人物,但很难有政治影响力。 从2016年5月开始,他对特朗普的支持改变了这一状况,当时达沃斯的同行们大多都在支持其他候选人。他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了一个黄金席位,然后,在特朗普吹嘘自己性侵的Access Hollywood录像带泄露后的几天,他捐出了125万美元。 泰尔声称,不要理会那些性别歧视的语言,选民应该“认真对待”特朗普,而不要管他说了什么。 这种说法占了上风,现在泰尔处于一个令人羡慕的位置:在这位非传统的自由世界当选领导人,和声称讨厌他的行业之间充当掮客。 竞选期间,人们对硅谷和共和党之间的鸿沟有不少的介绍。 硅谷支持移民和宽容,而特朗普则希望修建隔离墙,并削减美国LGBT人群的权利;硅谷崇尚专业知识,而特朗普则把自己的粗鲁作为一种资格证。 学者们预测,这些分歧将是不可逾越的。事实上,根据早期的报道,在媒体被允许在场的四分钟左右的时间里,这确实是当时的情况。商业内幕网刊登了一张脸书COO谢丽尔·桑德伯格、谷歌的拉里·佩奇和贝索斯的照片,标题是:“特朗普和所有反对他的科技界CEO之间的第一次会议,完美总结的照片”。 但硅谷也反映了组织这次会议的人的价值观,泰尔,一位拥有两个斯坦福大学学位的同性恋移民技术专家,不知何故成为了特朗普的狂热支持者,他似乎把扩大自己的财富看得比其他一切都重要。 根据会议记录和熟悉会议细节的五位人士的说法,媒体离开后,科技界的首席执行官们都有样学样。他们很有礼貌,甚至很有求必应,在特朗普不断开着他们的玩笑时,也一再表示感谢。 特朗普针对贝索斯对华盛顿邮报所有权问题批评了他,也对苹果公司的资产负债表问题批评了库克。特朗普说:“蒂姆有一个问题,他有太多的现金。” 首席执行官们仍礼貌地听着。 特朗普接着谈到了大规模驱逐移民出境的问题。他说:“我们将在移民问题上大做文章,我们要抓住那些坏人。” 这些都是泰尔支持而科技界CEO们表面上反对的承诺。现在,在私下里,没有人反对。他们暗示,只要特朗普能够为他们的公司提供足够的外国技术劳工,打击非法移民就没有问题。 库克说:“我们应该把边境安全和人才分开”,建议美国开始尝试“垄断人才”。 谷歌前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是泰尔的老友,尽管他是民主党的主要捐助者,但他提出了一种包装方式,以更友好的形式推销特朗普的胡萝卜加大棒的移民改革方案。他说:“把它称为美国就业法案。” 当谈话转移到中国时,没有一位CEO呼吁克制,许多人也开始提出自己对中国的不满。 多年以后,特朗普的顾问们会指出这一时刻,认为是泰尔说服了硅谷,让他们与一位在竞选中把他们当作讨厌美国的全球主义者(一种反犹太的暗语)的总统合作。参加会议并担任白宫首席顾问的史蒂夫·班农说:“他们本应是我们最大的敌人,而他们(现在)基本上是在为民族主义辩护,这就像他们终于被邀请与橄榄球队的四分卫(队长)共进午餐。” 当然,许多本次会议的与会者,后来的结果都很糟糕。班农在第二年被解雇,在2020年被起诉,虽然他在特朗普本人离开白宫前几小时前被赦免。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11位失去连任的总统,带着耻辱去了海湖庄园,其政治遗产被一场造成数十万人死亡的疫情所刻上了耻辱柱,其政治前途与美国国会大厦的暴力叛乱连在了一起。 但特朗普的总统的任期对泰尔来说并不是坏的结果,他的公司赢得了政府合同,净资产飙升,关键是,他的净资产还被放在他花了一半的职业生涯试图保护的合法避税胜地。 注,彼得·泰尔被揭露早年以近乎白送的方式买下自己创业的贝宝的股票,然后放后罗斯退休账户,这样就规避了退休账户的供款限制,而这种账户到年限后,收益就免税了。 二 作为一名风险投资家,泰尔把寻找新兴企业、并投资于它们的成功作为自己的事业,然后在财务上有利的时候出售自己的股票。现在,他对一位美国总统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泰尔有时被描绘成科技行业的保守派象征,这种观点大大低估了他的力量。他比所有在世的硅谷投资者或企业家,甚至比贝索斯、佩奇或脸书联合创始人、泰尔的门徒扎克伯格,对硅谷当下的意识形态影响更大:即无情地追求技术进步,几乎不考虑对社会的潜在成本或危险。 泰尔虽然不是最富有的科技大亨,但他在许多方面是最有影响力的。 他的第一家公司贝宝是在线支付的先驱,现在价值超过3000亿美元。数据挖掘公司帕兰蒂尔科技是他的第二家公司,为其批评者所称的监控资本主义铺平了道路。后来,帕兰蒂尔成为特朗普移民和国防项目的关键参与者。公司的价值约为500亿美元;泰尔一直在出售股票,但他仍然是其最大的股东。 尽管这份创业履历令人印象深刻,但作为投资者和幕后交易商,泰尔的影响力甚至更大。他领导着所谓的贝宝黑手党,这是一个非正式的金融和个人关系网络,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末。这个团体包括马斯克,以及YouTube、Yelp和领英的创始人;这些成员将为爱彼迎、Lyft、Stripe和脸书提供启动资金。 这些人的野心往往与泰尔的极端自由意志主义政治项目齐头并进:重组文明,将权力从传统机构,例如主流媒体、民选立法机构,转移到初创企业和控制它们的亿万富翁身上。泰尔秘密资助了2016年摧毁娱乐媒体Gawker的诉讼案。他还在大学讲座、演讲和在《从零到一》(Zero to One)一书中阐述了自己的政治愿景,这本书讲述了他从公司法的失败者到网络公司亿万富翁的个人历程。 这本成功手册认为,垄断是好的,君主制是有效的,而技术创始人是神一样的,在全球已售出约300万册。 对于那些购买他的书,观看并重看他的演讲,并在社交媒体上为他的天才写颂词的年轻人来说,泰尔就像安·兰德(Ayn Rand,被称为理性的利己主义者)与她的一个小说人物交叉在一起。他是一个自由意志哲学家和建筑家,拥有YouTube粉丝的霍华德·洛克(兰德的小说《源泉》中的主人公)。 他最狂热的信徒获得了泰尔奖学金,接受10万美元并退学;其他人则在他的顾问圈子里工作,他在经济上支持这些人,并促进和捍卫他和他的想法。 在2016年的选举之夜,这些忠心耿耿的人中有20人左右,包括企业家和投资者,与泰尔一起在他位于旧金山的豪宅中观看选举结果。泰尔对他的奉承者们宣称。“你永远无法完全确定。” 随着福克斯新闻宣布了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选举结果。 “但他有所有这些要素。” 泰尔继续说,因为特朗普“足够愚蠢,能获得所有这些关注,又足够正经,可以真正做到这点。” 泰尔的电话已经响起,助手们正在讨论他们的前景。他们认为,泰尔将在几天后被任命为过渡时期执行委员会的成员,特朗普会给他一个真正的职务。 参加聚会的人说,“讨论的内容基本上是:‘你想去哪里工作?’” 一周后,泰尔和一组助手到特朗普大厦报到。他们是泰尔喜欢的类型:年轻、聪明、有魅力。 班农回忆说:“他们看起来像男模特。” 这个小组由布雷克·马斯特斯领导,他是一名长期助手,曾担任过泰尔《从零到一》的共同撰稿人,他的工作是建议任命一些能够大幅限制“行政国家”范围的人。 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泰尔拥有的直觉看起来可能糟糕得近乎滑稽。他列出的150个高级职位名单中,有许多人甚至对特朗普核心圈中最极端的成员来说,都过于极端。许多人是极端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或反动主义者;其他人则更难归类。 班农说:“彼得的扰乱政府的想法太过了,人们居然还认为特朗普是一个破坏者,他们根本不懂。” 至于特朗普的科学顾问,泰尔推荐了两位否认气候变化的人,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家威廉·哈伯和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大卫·盖伦特。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局(FDA)的负责人,泰尔提出了巴拉吉·斯里尼瓦桑等候选人,他是一位没有明显政府经验的企业家,似乎对FDA是否应该存在也持怀疑态度。斯里尼瓦桑在推特上说(后来删除):“每种沙利度胺(50年代时一种防止孕吐的药品,之后被发现造成了大量畸形儿)被拒的背后,都有人死于审批过慢。”…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