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首页

外交杂志: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但全球数字新秩序谁说的算?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前院长 Joseph S. Nye, Jr.在外交杂志上发表文章,讨论了在网络空间制定国际规范的可能性。他认为,尽管外界广泛认为网络空间难以被制约,但制定规则是有意义的,它主要能通过协调、谨慎、声誉成本和国内压力来影响各国的行为。尽管一些行为不一定会马上改变,但美国仍然能够通过它的威慑力来为对手施加一定的压力。

勒索软件攻击、干扰选举、企业间谍活动、对电网的威胁:根据目前头条新闻的宣传,似乎没有什么希望为网络空间的无政府状态带来一定的秩序。无休止的坏消息描述了一个不受控制的网络世界,它的危险性与日俱增,不仅对网络空间本身,而且对经济、地缘政治、民主社会以及战争与和平等基本问题都有严峻的影响。

鉴于这种令人不安的现实,任何关于有可能制定网络空间基本规则的建议都会受到怀疑:这种想法认为,网络空间的核心属性使得任何规范几乎都不可能被执行,甚至不可能知道它们是否已经被违反。那些宣布支持网络规范的国家同时对它们的对手进行了大规模的网络行动。例如,在2015年12月,联合国大会首次批准了一套11个自愿的、不具约束力的国际网络规范。俄罗斯帮助制定了这些规范,并在后来批准了这些规范用于发布。

同月,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电网进行了一次网络攻击,导致大约22.5万人被停电数小时,并且还在加紧努力干预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对于怀疑论者来说,这进一步证明了在网络空间建立负责任的国家行为规范是一个白日梦。

然而,这种怀疑揭露了对规范如何发挥作用,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加强的误解。违规行为,如果不加以解决,便会削弱规范,但不会使它失去意义。规范创造了对行为的期望,使之有可能让其他国家承担责任。规范还有助于使官方行动合法化,并在国家决定对违法行为作出反应时帮助它们招募盟友。而且,规范不会突然出现或在一夜之间开始发挥作用。

历史表明,社会需要时间来学习如何应对重大的颠覆性技术变革,并制定规则,使世界更安全地应对新的危险。在美国对日本投下核弹后,各国花了二十年时间才就《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达成协议。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