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首页

经济学人:如何拯救美国最高法院?

经济学人发表文章,认为像罗诉韦德案这样极具政治倾向的问题,本来就不应该由美国最高法院来决定,这是由于美国的政治体系太难达成一致,众议员、参议院、总统的意见太难统一,才导致这个问题被扔给了最高法院。而法院草案中做出的决定如果正式生效,显然只会将美国进一步推向两极分化。

Photo by Adam Szuscik on Unsplash 

 

希波克拉底(古希腊医师)谴责堕胎;亚里士多德认为堕胎比把不想要的婴儿扔在自然环境中还要残忍得多。两千多年来,西方一直在为这个棘手的道德问题争论不休。大多数西方民主国家在本刊所持的自由主义立场和最保守的立场之间找到了一种妥协,自由主义立场认为国家不应控制女性的身体;保守主义则认为所有堕胎都是谋杀。在澳大利亚、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和日本,立法机构允许在怀孕早期进行堕胎,而怀孕后期的堕胎则定为非法。大多数美国人同意这一观点,但问题是他们的国家与众不同。

新闻机构Politico获得的一份美国最高法院多数意见的泄密草案表明,罗诉韦德案规定,在胎儿能够在子宫外存活前,堕胎是合法的,而现在法院将推翻这个已经有了50年历史的裁决。如果这份草案成真,各州的法律将被优先考虑。在美国一半的州里,大多数堕胎都将被视为非法,只有强奸或乱伦等情况除外。经济条件好的妇女可以请假去合法的诊所(也就是堕胎合法的外州),所以压力主要会落在贫穷的女性身上。根据一项研究,禁止堕胎将使与怀孕有关的死亡人数增加20%以上。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