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首页

美国进步派外交政策的危机,左派如何适应大国竞争时代?

在大国竞争成为主导议题,进步派外交政策失去了对相关决策影响力的当下,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美国国家技术项目的高级研究员斯蒂芬·沃特海姆,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分析了美国进步派在外交议题上的三种不同立场,提出了普世主义、合作主义和克制主义仍有其价值,并能够继续推动进步派事业的展望。

美国国会大厦 Martin Falbisoner,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JPG

 

一年前,进步派的外交政策高歌猛进,或者说至少看起来是这样。拜登开始落实他在总统竞选期间提出的优先议题,其中最主要的是,结束美国“无休止的战争”,并推动向绿色能源过渡。

拜登上任后立即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并推行大胆的立法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他从阿富汗撤出了美国军队,还启动了对美国全球武装力量态势的评估,可能会导向缩减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

......

...

——— 剩下部分为会员专享,订阅后阅读全文 ——
会员登录现在订阅